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医院订餐员表扬信 第十八章 儿子(二)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小白文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医院订餐员表扬信 第十八章 儿子(二)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小白文

发布时间:2019-08-14 06:34: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苏醒的植物人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都听,门后的小说是《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它的作者是苏醒的植物人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儿子小玮出生后,身体一直很虚弱。隔三差五的就要生病。发烧、感冒、肺炎……好像就没有停止过,反反复复的。 “孩子得肺炎的时候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 免费试读


大***儿子小玮出生后,身体一直很虚弱。隔三差五的就要生病。发烧、感冒、肺炎……好像就没有停止过,反反复复的。

“孩子得肺炎的时候,孩子他姥姥、姥爷整宿的轮流抱着孩子,发烧发的就像是个小火炉子。隔一会儿就换一条湿毛巾给孩子降温。那是一个精心呀!”

姥姥、姥爷对外孙子的照顾更是将中国传统的习俗——隔辈儿亲,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为了让女儿身体得到尽快恢复,为了让女儿和女婿更加安心地工作,姥姥、姥爷把带孩子的重任担到了肩上,每天喂奶粉、添钙片、加鱼肝油精心细致;拉屎撒尿、洗屁股、洗戒子,忙的不亦乐乎。

等小玮渐渐长大些了,体质也有了明显的提升,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弱不禁风了。这才让家里人松了一口气。

每天白天,小玮的爸、妈、姥爷都去上班了,姥姥在家操持家务。

70年代那个时候,每个普通家庭里只有收音机。姥姥每天就把收音机随便调到一个频道,往婴儿床里,小玮的枕头边儿一放,就去忙家务了。

在那个年代,收音机里播放的节目非常的单一:电影录音剪辑《祖国啊!母亲》、《闪闪的红星》、《车轮滚滚》、《小兵张嘎》……评剧《夺印》、京剧《沙家浜》、《智取威虎山》……还有就是《长征组歌》等这样的节目。

小玮好像继承了父亲喜爱文艺的基因,对唱歌特别的感兴趣。年仅四五岁的时候,就经常为大人们演唱整段的戏曲和歌曲。

为此,小玮赢得了街坊四邻的连声称赞。大家都说“这是个小神童。多聪明呀!”、“俗话说,三岁看大,十岁看老。这孩子今后错不了!”……

由于是姥姥、姥爷一手带大的,小玮从小就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整天脏兮兮的、浑身是土,鼻子下面挂着鼻涕在大街上疯跑、玩沙土、拍洋画。整天都是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的样子。而且还特别的懂事,见到大人和长辈,都是主动打招呼。整个儿就是一个“小大人儿”。

小玮的乖巧远近闻名。附近的人们教育自己家的孩子的口头语都是:“你看看人家的小玮,你再看看你,就不能跟人家学学!”

在小玮三岁那一年的十月一日,国庆节放礼炮的时候,妹妹出生了。家里人都开玩笑说,妹妹是让礼炮“崩出来的”。

有一天下午临近傍晚时分,姥姥带着小玮去给还住在医院里的小玮的妈妈送饭。

妇产科病房在地下室。就在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拐弯处,小玮突然停住了脚步,双眼死死地盯着昏暗的地下室,说死说活就不再往下走了。

同时,他还表现出非常恐惧的样子。

姥姥一边使劲拉着他一边说:“快点走啊!咱们已经晚了,一会儿不让进了,你妈就吃不上晚饭了!”可小玮就是不肯前行一步,还用小手死死拉住楼梯扶手,身体使劲往后坐,还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姥姥看实在没有办法了,训斥着说:“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说着,用力分开小玮牢牢抓紧楼梯扶手的小手,抱起小玮就往地下室走去。

小玮哭的更加厉害了……“我不下去!……”

哭声在昏暗的地下室里回荡着……

这短短一分钟的经历,苦苦折磨着小玮四十几年。每次做噩梦,小玮都会梦到昏暗的地下室;梦到人形、白气状、看不清面孔的东西;或是梦到身穿拖地白袍、依然是看不清面孔的“白无常;梦到面部狰狞的白气状的人骑在他的身上,不停地打他,或是向他猛扑过来……”

四十多年了,经常出现在小玮噩梦中的,还有黑白两条大蛇!

它们在梦里,会常常爬上小玮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上游走;它们还会经常竖立起上半身,吐着长长的、血红的长信子……。

痛苦的、凄惨的、令人发指的呻吟声、叫喊声,经常把其他人惊醒,或是把小玮自己吓醒!

小玮在纳闷儿,为什么这个仅一分钟的经历,就这么令他牢记于心?那个时候,他才三岁半啊!情景是那么的清晰!这么折磨他!折磨了四十多年!

转眼之间,小玮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

一个炎热的夏季的中午,居委会主任陈奶奶对小玮的姥姥说:“xx学校正在招生,您还不带小玮去考一考?他那么聪明。”

姥姥回答说:“咱家的孩子肯定不行!”

陈奶奶劝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就这样,姥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带着小玮去参加招生考试了。

到了报名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老师接待的他们。

这位女老师身穿一身运动服,脚蹬运动鞋,齐耳短发。脖子上带着一块秒表。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拖泥带水的人。

“怎么今天才来呀?已经是复试了。学校门口贴的招生简章没有看到吗?”女老师问小玮的姥姥。

“对不起!老师。我是文盲,就是一个家庭妇女。要不是居委会主任告诉我们,我们哪里知道呀!”姥姥非常客气地解释道。

女老师看了看穿得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小玮,问道:“几岁了?”

“六岁零两个月。”小玮一点也不怯场,大方得体地回答了问题。

“那就试试吧。”女老师爽快地答应了。

下午一点半考试,将近四个小时,小玮才大汗淋漓地由老师带出了考场。

“各位家长,请你们在八月20号到月底期间到学校门口看我们张贴的新生录取榜,并注意接收录取通知书。”带队老师向家长们喊道。

走出考场的时候,身上的小背心、小衬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姥姥心疼地说:“怎么出这么多汗呢!”

拉起小玮的手,边往家走,边询问道:“考这么长时间,都考什么了?”

“考的可多呢!”小玮兴奋地回答。

“让我们在一个圈里拍皮球,看谁拍的多;在一个屋里,一位老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然后再让我讲给另外一个屋的老师听;老师问我会什么,我说我会唱歌、唱戏,他就让我唱给他听;还问我会写什么字,写出来给老师看;让我看好多好多颜色,说出来……考的可多可多呢!”

消息不胫而走。

连续好几天,小玮把考试的经过反反复复说给不同的街坊四邻听。大家都将许许多多的赞美毫不吝啬地送给了这个孩子。

小玮的爸爸妈妈、姥姥姥爷都感到骄傲和自豪!

这所学校是今年第一次对外招生。它的前身是革命圣地的保育院;具有非常知名的革命传统的声誉。以前能在这所学校上学的,都是老革命家、艺术家等知名人士的子女。

八月底很快就到了。

一个炎热的中午。邻居刘姥爷兴冲冲地到小玮家,进门就对小玮的姥姥姥爷大声说道:“咱家小玮考上了!”

姥姥姥爷表现得很淡定。笑着说:“咱家孩子考不上!”

“那招生录取榜上写着咱家小玮的名字呢!我亲眼看到的!”刘姥爷着急的说。好像是他自己的孩子考上了一样着急。

“那没准儿是重名重姓的!”小玮姥爷笑着说。

“那你也带着孩子去看看吧!万一是呢!我觉得一定是!得嘞!我回家了,您麻利儿的带孩子去吧。看看心里踏实。”

学校门口的大墙上,红纸黑色毛笔字,清清楚楚地写着小玮的名字。姥爷怕重名重姓,到传达室询问,一看正要发出出的录取通知单,姓名、家庭地址都一样。

“还真的是!真的是!”姥爷高兴地脸上象绽开的花朵。

“小玮考上了!”

“那可是区重点学校啊!”

“这几条街就小玮这么一个!”

“我说什么来着!小玮就是一个神童!多聪明啊!”

“这孩子,长大了错不了!”

“还是人家教育孩子有方呀!”

……

赞美之词不绝于耳。连续好几天,小玮家里的客人络绎不绝。街坊四邻纷纷带来零食、水果前来祝贺。

毕竟小玮上学的那个时候,学校都是采取就近入学的制度。

无意中,小玮放弃了就近、免试上小学的机会,而考上了一所其他孩子想都不敢想的区重点小学。

这在当时、当地是名副其实的一件大事!

小玮的家人老有面子了!

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

作者:苏醒的植物人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都听,门后的小说是《医院送餐员的所见所闻》,它的作者是苏醒的植物人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儿子小玮出生后,身体一直很虚弱。隔三差五的就要生病。发烧、感冒、肺炎……好像就没有停止过,反反复复的。 “孩子得肺炎的时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