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华帐:只为相思》九华帐 字母文 九华帐:只为相思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9-21 06:05:13

《九华帐:只为相思》九华帐 字母文 九华帐:只为相思男妃文 连载中

《九华帐:只为相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河婆婆分类:仙侠奇缘主角:风姝玄,星君

完结小说《九华帐:只为相思》是河婆婆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风姝玄,星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既然第一次相见,他又为何对自己动怒呢?风姝玄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为了防止自己误会同僚,她犹豫一下,向陌生仙友虚虚拱了拱拳,弯了...展开

《九华帐:只为相思》免费试读

既然第一次相见,他又为何对自己动怒呢?风姝玄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为了防止自己误会同僚,她犹豫一下,向陌生仙友虚虚拱了拱拳,弯了弯眼梢,柔声道:“这位仙友,初次相见。在下法号九天玄女,敢问仙友法号?”

翊圣星君捧着西瓜啃了口,噗嗤笑出声来:“你们做邻居这么久,都还没有见过面么?”

风姝玄疑惑回头望向翊圣星君,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儿。翊圣星君见她一脸茫然,解释道:“他是前段时间搬到堂庭山的上古神仙陆压散仙。论辈分,陆压散仙拜盘古上神为师,是女娲娘娘的师弟,你还要叫散仙声叔叔。”

她啊了声,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位仙友会生气。若有人不理她三番五次的邀约,却来了蟠桃会,她也是会生气的。风姝玄脸有些烧红,宛若儿时向灵宝天尊撒谎没带作业簿子,却被文昌当场拆穿根本没写课业一样。

想想灵宝天尊当时的怒气,那此时陆压散仙的怒气,风姝玄是可以理解了。

人家诚心邀约,她虽不爱吃茶,于情于理也该去他山头坐坐才对,毕竟远亲不如近邻,多走动走动也是好的。

越是这样想,风姝玄越觉得自己这事儿做的有些过了,于是赶忙端了杯酒,绕过长桌,毕恭毕敬站在陆压散仙跟前:“姝玄年少无知,望陆压叔叔大人不记小人过,姝玄先干为敬。”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挤出个笑容装作天真无邪望着陆压散仙。

陆压低头坐着,风姝玄只能看他束发的头顶,神色模糊看不大清。他一动不动,只左手食指慢慢研磨茶杯杯口。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风姝玄默默举着空酒杯一动不动,陆压坐着一动不动。其他几桌的神仙也慢慢察觉异状,连正与三清论道的天帝天后都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看向这边。

时辰如静止了一般,风姝玄双手略有些酸痛,嘴也笑得有些僵。作为九天玄女,几百年无法无天惯了,哪儿受过这种气?再怎么着,她顶多是没有去他山头吃茶而已,并未犯什么大错,何苦受这种屈辱。

这样想着,风姝玄默默翻了个白眼,准备甩袖离开,谁料陆压突然搁下茶杯,拿起酒杯,徐徐站起身来,道:“姝玄无须客气,也无需称我叔叔,姝玄贵为九天玄女,而我本散仙,称我声陆压已是我莫大的荣幸了。”

话音未落,他轻提衣袖,饮下杯中酒,略略低头,冲风姝玄浅笑。

此刻他距风姝玄不足三尺,陆压这一低头,她才细致看清这位青衣神仙的眉眼。

陆压的微微一笑宛如清风拂面,吹得风姝玄有些头晕目眩。她读书少,此时脑子里只回荡着眉目如画四个字。陆压眼神清冷,望向她却极暖,身形瘦削却挺拔如松,容貌实在太过出色了。这十多万岁的老神仙竟仍是少年样貌,只是周身浓厚仙气确实是十几万年光景才能修炼成的。那笑甚是好看,好看得竟让风姝玄有些晃神,看着熟悉,似乎是旧相识。

她语塞,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禁退后几步,面颊微微有些发烫。周围神仙看戏般的眼神全都聚在这男女神仙身上,分分钟脑补出几场大戏,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尴尬了一会儿,天后突然出声:“姝玄,过来我这边,我有事要与你说一说。”

救风姝玄于水火的这句话甚是悦耳,她连忙低头,摸了摸微红的耳朵,躲开陆压直视的目光,轻咳两声:“仙友客气,我先行一步,回头再叙,再叙。”不等陆压回话,风姝玄提脚急急向天后走去。

天后与斗姆元君齐齐伸手,拉她坐在旁边。

风姝玄刚出生时,身体极其羸弱,便直接被送到了擅长医药,修为深厚的斗姆元君府上,养大了才送到天庭。对于风姝玄而言,斗姆元君如自己的亲奶奶一般,威严但亲切。

斗姆元君抬手捋了捋风姝玄耳边散落的几丝头发,左看右看,道:“好久不见,出落成大姑娘了。最近生活还好?好久没去我府上了。”

“回元君的话,姝玄一切都好,您老无需挂念的。”风姝玄心窝里暖暖的,不自觉挽住斗姆元君的臂膀撒娇道。

斗姆元君拿过她的手握着,甚是满意。天后赶忙道:“姝玄啊,我刚刚跟斗姆元君聊了聊,想起来有一件着紧事竟被我耽误这么久,实在是我疏忽了。”她停顿一下,上下左右仔细扫了风姝玄几眼。她转头疑惑看了眼斗姆元君,平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老太太,此刻却一脸神秘微笑,不禁背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感觉好像被人卖了。

“姝玄啊,你今年,快有三百四十岁了吧。”天后仔仔细细端详着风姝玄,“姑娘长大了,越出落越好看,我和斗姆元君啊,都觉得你也该定个亲事,许配个人家了。”

她端起桃子酒,正准备喝一口,听了这话,手略略一歪,袖子上一股酒香扑来。

天后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恰巧周围几桌都能听到。

陵光和孟章扑哧笑出声,赶忙招呼周围的仙友赶紧吃桃喝酒,大声聊天。知情知趣的仙友们也急忙应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翊圣星君神色如常,但掩饰不住眼底浓烈的八卦之魂,悄无声息往天后这边主桌凑了凑,想听更多细节。

天后无奈微笑,摇了摇头,随手捏诀把风姝玄袖子处理干净,道:“不必害羞,你看我家老七都已嫁人,你比她还年长几岁,也该好好思量这件事了。”边说着,边抬头往陆压的方向看了一眼。陆压此时脸色发青,直勾勾盯着手中的酒杯。天后似乎非常满意,悄悄抬眼与斗姆元君交换了眼神。

风姝玄面带窘迫,正低头盯着双手不停扭着的衣袖,并未注意这中间的小九九,光思忖该说些什么话拒绝才比较得体。天后似乎知道风姝玄在想什么,凑近她耳边道:“你呀,先别着急回我,这事儿我和斗姆元君会帮你仔细挑选挑选。我家姝玄这般相貌才份,可不能随便找个小仙嫁了,否则我也对不起身归混沌的女娲娘娘。”

话题走向愈加尴尬,提到女娲娘娘,天后眼圈都有些发红。风姝玄赶忙拿起斗姆元君递过来的手绢儿,为天后擦擦泪珠,随手续了杯茶,道:“娘娘的心意姝玄心领了,不过姝玄刚刚成年,总归年轻,怕嫁过去照顾不好公婆,白白丢了天家脸面。”趁着天后喝茶,她赶紧给天帝使了个眼色。

天帝把天后揽过去,柔声道:“咱们姝玄长大了,懂事了,是好事,你啊也别操心了,等姝玄有了心上人,自然会来告诉你我的,到时候咱们再为她主持婚事,准备嫁妆就好了。”

“哎太一你不知道,斗姆元君家的二儿子,跟姝玄一处长大的那个,人品才份样貌都一等一的好,多合适咱们姝玄。还有西王母家的孙子,刚刚我也见过,也极合我心意。啊对,同姝玄一起长大的文昌,品貌才学也是顶尖的……”天后掰着手指头,细细得数着三界九州的适婚男仙,跟斗姆元君聊得热火朝天,有意无意瞥着陆压的方向。

风姝玄更加窘迫。天帝半扶着天后,趁机冲风姝玄挥了挥手,她赶忙做了个感谢的表情,轻手轻脚起身,急匆匆的溜了。

待她回到陵光身边坐定,喝了口酒压了压受了惊的心情,抬头看对面,陆压的位置已然空了。

“陆压散仙离开了么?”风姝玄偏偏头,问吃完西瓜又开始吃瓜子的翊圣星君。

“刚刚你俩唱完那出戏,天后与你说几句话的功夫他便离开了。说还有些公事。不过看他走时眉头皱着,似乎有些气恼,不知是否还生你气。”

“他不是散仙么,怎会有公务?”

翊圣星君叹道:“你整日就知道刨你菜园子,真快要与这三界九州脱节了。文昌帝君不是去历劫了么,正好陆压云游回来,天帝思忖良久,也唯有陆压散仙能比文昌的文化程度还高,便差散仙代文昌几日班。”

竟然能替文昌帝君,风姝玄不禁问道:“这陆压到底是什么来头?是有多厉害?”

“你连陆压都不知道,当年背的上古史全还给元始天尊了吧。”孟章刚去敬了一圈儿酒,喝得脸色发红,回来时正听到这问话,“我刚任职的时候有幸见过陆压,实实在在是厉害的上古神仙。如若不是他无心功名利禄,天帝位置本应是他坐的,哎你之前不是……”

陵光抬手,悄悄拉了拉孟章的袖子。风姝玄低头扒桃皮儿,并未注意。

孟章脸色一变,啊了一声,“不过你不知道也不怪你,那上古史记载实在粗浅,陆压的名字似乎只出现那一两次,还没执名的出场次数多。”

“竟然如此厉害。”风姝玄边啃桃子,边暗暗思索,刚才一见,似乎是脾气比她还要差一些的仙,如此爱生气。看来哪天还是要去陆压府上拜访拜访,吃他一杯茶,再送些祝馀过去,多给他些面子里子,省的以后麻烦。

众人酒足饭饱,吃够桃子,跟天帝天后告了别,陵光还有事情要与天后商讨,便留在了瑶池宫。风姝玄使劲儿往袖子里打包了几个蟠桃,招了朵祥云便腾回招摇山。

英招不喜天庭,以前他在这里束缚惨了,不能跑不能跳,实在是憋屈,离开之后就再也不愿回来,但喜欢吃这桃子,在风姝玄来之前,千叮万嘱为他多带几个。

幸好她的袖子宽大,多藏几个也看不出来。

拖着一堆桃子,风姝玄兴冲冲回到招摇山的时候,已是半夜。

应龙与英招在各自厢房呼呼大睡,她悄悄摸黑,将桃子放在他俩床头,等明日醒来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