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陕北魂》陕北婚礼上的民间歌手 男妃文 陕北魂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19-09-11 06:05:05

《陕北魂》陕北婚礼上的民间歌手 男妃文 陕北魂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陕北魂》

来源:作者:今曾分类:现实主角:刘二飞,兰儿

火爆新书《陕北魂》是今曾所创作的一本现实风格的小说,主角刘二飞,兰儿,书中主要讲述了: 清晨,太阳慢慢的睁开了他的睡眼,把整个村子照的红彤彤的。此时一些呆不住地庄稼人便开始在自家的田地里翻腾了起来。刘二飞老汉也不例外...展开

《陕北魂》免费试读

清晨,太阳慢慢的睁开了他的睡眼,把整个村子照的红彤彤的。此时一些呆不住地庄稼人便开始在自家的田地里翻腾了起来。刘二飞老汉也不例外,他四十好几的人了,一辈子都没享过什么清福,还整天为一些琐碎的事情操磨着。在他十六岁时,自个爹娘便都双双而去,留下他们弟兄五个,他在家排行老二。大哥刘大军,怎么说哩?就是个标准的怕婆姨的人,村里人都管他叫窝囊废,老婆说个一,他不敢说个二,五十好几的人了乖的让人都没法子说。老三刘三强,倒是个鬼灵精,就是精的太过分了。平时就爱占点小便宜,尤其是前十几年文革时弟兄几个挣工分,他每次都会偷着藏点粮票,但他也知道这个兄弟是穷怕了。老三的婆姨和老三一个球样,嘴厉害不说,这几年婆姨汉两个自买的拖拉机,在村里捞了不少油水。但在村里的名声却并不怎么样。他四兄弟四胜现在是村里的书记,人缘还不错,办事也认真。唯一的毛病就是婆姨汉两个假积极,自己家里的光景一烂包,还老爱管闲事。他五弟五元是他和老大一起养大的,所以他五弟有事没事总爱到他家串来,前几年五元和邻村的木匠学了木匠,也给人家当了上门女婿,现在光景日月也算不错,让他们也省下了不少心。

可是刚过了几年好日子,让他老汉没想到的是自个儿子又蹦跶了起来,这没少让他们两口子操心,他现在也是愁自己这个儿子怎办?总不能让他一辈子放羊吧,可是这小子从小就不让他们省心,而且这个不喜欢,那个不爱,他也是恨铁不成钢。别的不说只因跟前后村的后生打架就让他们够操心的了,他光陪医药费不算,还要拉下自己的老脸去给人家赔不是。他刘二飞能怎办,还不是愁的没一点办法。

刘二飞圪蹴在自己家的菜园子里,抽着自己旱烟锅子,想着儿子的事情,等到将一锅子旱烟抽完,这才重新扛起老头,刨起地来。

虎娃娘兰儿,一早就起来在家里忙活。他看着儿子自从放上羊以后,皮肤晒黑了,人也瘦了,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们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总是舍不得吃好的,留下来给儿子吃,虽然女儿铃儿懂事听话,但她心里也明白,女儿也是怕她心疼。在说,这丫头学习特别好,也是他们家的希望。

一大早,兰儿在脚地上做着饭,虎娃在炕上睡着觉,铃儿去上学了。

随着日近中午,兰儿的饭也揭开锅了,她解开围裙,收拾了一下,然后走出门,朝自家硷畔上照照,看自个男人回来了没有。她朝坡底下照了一会儿,才看见那个头戴着羊肚子手巾,嘴里翘着旱烟锅子,扛着把的男人一摇一晃向自家家门走来。她见男人回来了,忙紧走几步跑回家,掀开儿子的被子:“虎娃,虎娃,你爸回来了,快起来。”

“妈,你在让我睡会。”虎娃半睁着朦胧的双眼,重新盖上被子,继续睡着觉。

“唉,你这娃娃,一晚上不早点睡,晚上又不知道在哪鬼混去哩。快起来,不然待会又要挨揍。快!”虎娃娘看着儿子,重新将他的被子掀起,顺便将衣服给他找来,让他穿上。

“没事,妈,现在还不是没到下地的时令吗?你就让我再睡会儿,”

就在虎娃盖着被子蒙头大睡时,在外面走进来了黑着脸的刘二飞,他一进门就气的操起墙上挂的驴鞭子,对着儿子大骂起来:“你给老子还睡,看老子不拔了你的皮。”

他还没等儿子说话,直接一鞭子抽了过去。

虎娃猛一听,知道自己老爹回来了,忙掀开被子坐起,只听“噗嗤”一声,鞭子扫在了他的光背上。一时,一道血红的鞭印在他的背上显现了出来,痛的他“哎呦”一声,从炕上条件反射的爬了起来。

他瞪着自个老爹:“你就知道打人,你在会什么?你今天有本事打死我,打啊!”虎娃说着跳下炕,走到老爹面前让他打。

“还反了你了,看老子敢不敢揍你个***。”刘二飞气的扔了鞭子,直接脱下他的烂布鞋,一鞋向虎娃的脸蛋上闪去。

一旁的虎娃娘兰儿,急的忙抱住自个男人:“二飞,你就别打了。小心他着凉了。”

“你让开,看我不打死这忤逆子。”刘二飞说着又是一鞋,气得如头发怒的狮子。

虎娃娘见男人不听说,忙将他抱住,对着身后的儿子说:“虎娃,快跑!”

虎娃被自个老子一顿暴揍,忙上了炕,穿起衣服,便跑出自家门。他下了硷畔,尽管脸上被打的火辣辣地,但他一声没吭。他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到对面山上的老槐树那去,因为那是现在自己唯一的避风港。

刘二飞此时一边骂着儿子混账,一边数落着自个婆姨太疼爱儿子。他气的没法子坐在炕栏上抽起了旱烟锅子。一边抽,一边才说:“唉,你去看看,这小子去哪了?”

虎娃娘兰儿被这父子两逗得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很清楚这父子两都是犟驴脾气,而且谁也不让谁?但她一个婆姨女子能有什么办法,此时听到男人说话,笑着说:“你呀,也知道心疼儿子,你看把他打的,没事,他又到对面山上去了。”

“这小子就是欠揍,我们先吃饭。”刘二飞脱下鞋上了炕,磕了磕烟灰,才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就在婆姨汉两个吃饭时,女儿铃儿笑着牵着一个女孩的手走进了家门,对着炕上的两口子说:“爸,妈,我给你们引见个人。”

铃儿说着顺便小脑袋朝四周照了照,发现家里没有大哥,就笑了笑。

刘二飞看着脚地上站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忙笑着让婆姨招呼人家坐下,自己也忙放下碗从炕上下来,穿起自己的烂布鞋,让人家娃娃上炕。

“叔,我就坐在这。”那女子这时看起来还有点拘谨。

虎娃娘看着这丫头,笑着舀了碗饭,递给她:“来,吃点饭吧。”

“婶儿,我不饿。”那女孩说着,没接。

“这孩子,到这里来就当是家里,吃吧!”虎娃娘笑着递给她。

“恩。”那女孩这才端起了碗。

虎娃娘看着这丫头吃了满满一碗饭,笑了笑将铃儿拉到外面,:“铃儿,你快去对面山上找你哥,就说你爸不在了。”

“哦,妈,那我去了。”铃儿乖巧的点了点头,刚打算走,才忘了正事,就回窑里对炕拦上的父母说:“对了,爸,妈,这是海燕姐,她是来咱们这里教书的,人家还是大学生哩。”

“呵呵,恩。”刘二飞两口子笑着点了点头。

铃儿见自己的事情忙完就笑着对一旁拘谨的海燕说:“姐,我到外面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和你一起走吧。”海燕尴尬的笑了笑,从炕拦上下来,对着刘二飞两口子说:“叔,婶儿,我想和铃儿一起去走走。”

“好,那铃儿,你就带着你姐到咱们这里走走,顺便给她介绍一下。”刘二飞笑着对着女儿嘱咐道。他说着也从炕拦上下来,将两个人送出了门。

“知道了,爸,妈那我们去了。”铃儿笑着牵着这女子的手下了自家硷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