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混沌中的真名》图图蓝战非中图图真名 出柜 混沌中的真名直人

更新时间:2019-09-02 12:04:51

《混沌中的真名》图图蓝战非中图图真名 出柜 混沌中的真名直人 连载中

《混沌中的真名》

来源:酷匠网作者:他山石分类:都市主角:钩镰,凝晶

主角叫钩镰,凝晶的小说是《混沌中的真名》,它的作者是他山石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樱桃般的太阳缓缓升起,带来温凉的清晨,令喜欢锻炼的人们感到舒服,连无奈早起的学生们也因为这醉人般的温度而抛开了不快的情绪。贩卖各类...展开

《混沌中的真名》免费试读

樱桃般的太阳缓缓升起,带来温凉的清晨,令喜欢锻炼的人们感到舒服,连无奈早起的学生们也因为这醉人般的温度而抛开了不快的情绪。贩卖各类早餐的小贩们各种将小车开到街道边上,各自选择一处空阔的地方摆开简陋的桌凳或展开改造过的小车,将准备好的食材配料上齐,当香气四溢之后,这些早餐摊便将是一个个人流汇聚的地方。在普通人看来,整个青柳市实在太棒,安定和谐又充满朝气,就像这初升的太阳,人们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在这个城市里奋斗着,而这个城市也不曾辜负他们。早餐摊前有着各色的人物,西装革履,发型一丝不苟的大叔和留着小辫子的潮流小年轻们一起等待着,穿着棉布淡色衣服的文艺少女和烈焰红唇的大波浪卷发御姐站在一处吸引着来往行人的目光。

“说起来,我还没问你干嘛要转来我们学校,你在青柳有住的地方么?”周一悟一边剥着煮鸡蛋,一边问着粒粒。周一悟买早餐的时候看到了粒粒,她刚刚拿到她的煎饼。看着吃着煎饼一脸满足的粒粒,就像一个单纯的高中生,周一悟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凝晶花并不了解。

“当然是参加联考升入学府啊,我还想继续读书呢,然后再考上学士继续进修,那样就可以读很久了,哈,真轻松。”粒粒随意的话在很多辛苦读书的人听来是相当的吸引仇恨的,但她确实有资格这样说,周一悟也无处下口打击,只能无奈的翻翻白眼。

“真是欠揍啊。”周一悟小声的嘀咕,然后问道:“那你怎么不回自己原来的地方啊,这个时候转校各个方面都挺麻烦的,血钩镰的事你们武斗会应该也有其他人能解决吧。”周一悟觉得对于武斗会,这个声名大盛的新组织来说,能解决血钩镰的人应该并不少才对,为什么要派这个女孩来,就算是发现了白若羽这等人才也没必要转校来贴身保护。周一悟想的当然,但粒粒的话却让他大吃一惊。

“什么原来的地方啊,我就是青柳市的人啊。”粒粒很奇怪的看着周一悟,“我高中因为父母的原因去华都上学了,但是户籍没有改动,所以早就打算回来的,但因为参加了武斗会,所以一直拖延,直到最近发生血钩镰的事,我就主动要求参与任务,正好我也可以回来。”

“你是青柳的人?不是吧,这也太扯了。”周一悟一直以为这是条过江龙,没想到其实她是地头蛇。

“我家就在丽豪苑,是以前的房子,现在我一个人住,等我考上天下学府回华都后估计就要卖掉这个房子了吧,还有点舍不得。”粒粒略带惋惜的说。

周一悟这次吃惊的手上连鸡蛋差点都掉了,丽豪苑他知道,和他的家并不远,是一块绿化很棒,风景很好的小区,但他从来进去过,因为门口有持枪的保安,没有有效的证件根本进不去,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富豪区。虽然从她的衣着能看出她的家庭应该不错,但没想到居然是个超级有钱人。那个小区里据说只有不到二十户,因为都是独立的别墅,再加上游泳池,花园,仓库什么什么的,反正就是豪华,不到某个级别根本连买的资格都没有。

“哇,万恶的有钱人。”周一悟又在嘀咕,但这次让粒粒听到了。“怎么,有什么不服,有本事你也做有钱人啊。”粒粒对于自己是个有钱人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首先自己投胎好这是没办法的,怪谁呢?混沌神吗。再就是粒粒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父母转来的钱是不容易的,都是凭借他们的智慧和勤劳得来的,而且她也有过帮忙。

“嘁,不就是钱么。哼哼。”周一悟对粒粒的挑衅表示不屑,在他看来自己未来才不会被钱这种小问题烦恼,然后狠狠的啃了一口剥完了的煮鸡蛋。

“你可别想着用真名者的力量做些什么坏事,不说武斗会不会同意,整个真名世界的人都不会同意,除非你想成为血钩镰那种人人喊道的过街老鼠。”粒粒的话带着警告的意味,她知道成为真名者之后都会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对于原来世界的法律也会轻视了,但这是不对的,真名者的力量对于普通人来说太可怕,所以真名者们并不愿意在普通人面前公开自己的存在,更不会允许真名者破坏干涉普通人的世界来获利,这是整个真名世界里的铁则。就像飞鸟阁的落羽将那个新进真名者的真名拿走,除了圣言争夺的理由,还有就是他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制造的东西会对普通人的世界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就算落羽不动手,上九或镇幽的人得到消息后也会采取行动。粒粒对周一悟说了这个事情,周一悟的脸色有些阴沉,沉默了,把剩下的鸡蛋吃掉了。“那个人,死了?”周一悟最后问了这样个问题。

“没有,很意外。那个人只是被取走真名力量了,没有死。所以我觉得那个落羽说不定其实是个挺不错的女孩,你要不要试试对她用美男计啊,不对不对,她看上的是你的真名,哈哈。”粒粒又找到机会打击周一悟后很是开心,她对于周一悟一开始就对她很是不够尊敬的态度就一直不爽着,所以没事就喜欢找机会打击他。

“好主意,我决定了,那个女孩是我的猎物了。”周一悟仿佛得到了提醒,对这个建议很愉快的接受了。

粒粒对于这家伙的厚脸皮实在无话可说了,只能狠狠咬一口手上的煎饼,就好像这块饼就是周一悟一样的狠狠一口。

两个人迎着已经宛如熟透柿子般的太阳向学校走去了,时不时的斗嘴,甚至时不时用真名力量来捉弄对方,带着笑声和单纯。

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一个男人在一盏昏暗的灯光下盘坐着,房间里温度并不高,但男人的额头全是汗滴,仿佛在桑拿房里一样。忽然男人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是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右手成爪向前一挥,一道红色的气刃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飙射而出,向着黑暗斩去。

黑暗中忽然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走出来,左手反曲挡在面前,一团像雾气又像水流的黑从他的掌心涌现而出,红色的气刃仿佛进入了黑洞一般消失的无声无息。那个人带着纯黑色的面具,只是在右眼位置上有着几朵樱花飘散的的图案,有种诡异的美感。

“重墨,我需要疗伤。我的伤好的越好,对你们越有利。”血钩镰对着来人说。原来血钩镰被重创之后和飞鸟阁的人合作了,但血钩镰的伤还是很严重,毕竟是整个血海都被烧的一干二净,那可是他多年来积累下来,和他的生命几乎融为一体的重要力量。他要求治疗,着很简单,但还要求要快,这就不是简单的要求了,因为他伤及真名力量本身,所以最好最快的疗伤方式就是,吸收真名!

重墨没有说话,他默默拿出一个塑料袋递到血钩镰面前,转身又消失在黑暗里。

血钩镰扯过塑料袋,里面居然是一盒盒饭,血钩镰顿时感觉自己被羞辱了,拿起盒饭就要砸出去,但他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妈的,吃饱了再说。”血钩镰嘴里骂骂咧咧着,却还是把盒饭打开了,饭菜的香气转眼弥漫了整个房间,“哈,还挺香的,看在这饭的份儿上不和你计较。”血钩镰正要享用美食的时候,忽然一声关门声响起,一个男人踉跄着出现在血钩镰的面前,他看着血钩镰,眼里是害怕和迷茫。

“哦,吃的来了。”血钩镰楞了一下之后笑了,他放下冒着热气的盒饭朝那个男人走去。

门外,戴着黑色面具的重墨站立着,野兽般的嘶吼和凄厉的哀嚎从房里传出,他转身离开,然而前方的路口,一个雪白的人影站在路口中间,是落羽。

依旧是雪白色的和服,没有表情的脸,但头发又盘起来了,凸显了雪白颈部和那分明的锁骨,整个人如一个精致的玩偶般美丽。

落羽看着重墨,是面无表情和看不见表情之间的沉默。重墨先打破沉默,走向落羽,一步一步,越过她的身体,然后像右边通道走过。

然而就在重墨越过落羽身边的那一刹那,落羽的表情微弱的变化了,那眉眼间的一凝,悲伤的就像是曾经美好的时光再也寻不回,那双眸中的黯淡,难过的就像是眼前的美好伸出手却不能触碰。

落羽向左边走去,两人背对而行,不曾一瞬停顿,最后,只剩下空无一人的通道。

“从今天起,我教你真言术和真言力量的修炼。”从教室外面回来的粒粒,来到周一悟的桌子前,对着周一悟小声说道,但是语气里却充满不爽。

周一悟抬起头,粒粒漂亮的脸就在眼前,是这么的近,自己再往前一点就能一亲芳泽的近,而因为粒粒前俯的姿势,一片雪白和一条隐约的线让周一悟的大脑思考瞬间停了几秒。

周一悟还没来得及回话,粒粒就再次发声了,只不过这次是含着怒火的,“你给我清醒一点!白痴啊你。”

看到周一悟怪异的眼神和已经布满脖子的红,粒粒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本来是为了别人听到,却没想到今天的衣服不太适合。

“啊啊啊,什么什么什么,我知道了,嗯嗯。”周一悟回过神来胡乱的回答着,觉得是真的丢人了,居然鬼使神差被这个丫头给分神了,真是白看了那么多“教育性资料”,周一悟在心中对自己不争气的表现十分惭愧。

再看向粒粒,她的脸上明显的写着不爽,眼神里有七分的怒火和三分的羞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