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恰红妆》恰红妆免费阅读 女王 恰红妆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08-22 06:19:05

《恰红妆》恰红妆免费阅读 女王 恰红妆完结版 已完结

《恰红妆》

来源:作者:煮茶笛分类:职场主角:梁意年,张恒深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煮茶笛原创的职场小说《恰红妆》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梁意年,张恒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content":"  张恒深一脸不屑地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女人。 r r 现在的张公馆,那可都是他做主,老爷子不在了,也没人再逼着他用好脸...展开

《恰红妆》免费试读

{"content":"  张恒深一脸不屑地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女人。\r

r

现在的张公馆,那可都是他做主,老爷子不在了,也没人再逼着他用好脸色对待眼前这个花瓶女人。\r

r

“张恒深,我的立场很明确,我只要离婚书。”\r

r

梁意年不肯让步,目光直视着眼前这个可以被称为她丈夫的男人。\r

r

他的厌恶和不屑,她看在眼里,却也是半点不在乎。\r

r

“梁意年,我告诉你你们梁家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欠了一屁股的债,你别想从我们张家捞好处。至于你说的过错,你嫁入张家无所出,还犯了七出之条的善妒,我想休你,就休你。”\r

r

张恒深觉得自己的腰杆都直了不少。\r

r

他讨厌看到梁意年那一脸对什么都没所谓的样子,似乎看上去是多清高,他反而显得他一点儿风度都没有,他忍得住才奇怪。\r

r

梁意年呵呵笑了一声,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张恒深。\r

r

“张恒深,现在已经是民国,你还好意思自诩自己为文人?你除了这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模样,还剩下什么,动不动就把七出之条挂在嘴边,也不怕人笑话。”\r

r

“我告诉你张恒深,除了离婚书,我是不会要你的休书的。我记得你父亲在临死前说的话,如果你不想被所有人都知道你违背他的遗愿休了我,那就和我离婚,离婚对你完全没有损失。”\r

r

“离异之后,我们解除夫妻的关系,从此恩断义绝,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也不用害怕我们梁家有什么债务找上你。你自己选择!”\r

r

梁意年也不想用张老太爷的遗愿说话。\r

r

此刻的她,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强硬。\r

r

她真的没了别的办法,她也真的不愿意背上被休弃的名声。\r

r

她自己倒是没有关系,却是不愿意连累了父亲。\r

r

哪怕现在已经是民国,大家对离婚书的概念也没有很深的理解。\r

r

可她得个心安也好,起码为自己争取了平等。\r

r

张恒深一时愣住了,之前这个梁家小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可现在,有点难以描述。\r

r

他也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她那天生的气场给镇住了。\r

r

考虑再三之后,两个人就当场写了离婚书,还爽快地互相签了自己的名字。\r

r

至于梁意年说的要在申报上刊登他们的离婚公告这件事,他虽然觉得这样会对张家对他的名声不太好。\r

r

可一想起那些梁家的追债人以后不会到张家的面粉厂来逡巡,他的那些朋友也不会再嘲笑他捡了唐砚华不要的女人,张恒深就打消了自己心头的犹豫。\r

r

他还连夜就托人去报社把公告打好,准备在第二天早晨在报纸上刊登出来。\r

r

而梁意年,一夜无眠。\r

r

她在那些叫卖的孩童还没开始卖报之前,也就在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拎着自己的东西柳条箱,只带着她当初嫁入张家的两套衣服和赚的几块大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张公馆。\r

r

当初,她嫁入张公馆,正逢梁家债务堆积,压根就没有嫁妆,连手上的柳条箱都是她母亲留下的。\r

r

嫁入张家,她得到的估计也只有休弃的名声吧。\r

r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半年的时间而已。\r

r

这一年的秋天,她成为大家争相谈论的弃妇。\r

r

可在这年的春天,她还是闺中的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r

r

因为一夜之间,她父亲生意失败。\r

r

遭逢家变,负债累累,她才会嫁给张恒深,命运给她开了那么大的一个玩笑。\r

r

梁意年没有回头看那张公馆的洋房,便也没发现楼上同样早起的许露正在盯着她一步步离开的身影,脸上露出了得逞后得意的笑容。\r

r

已经是寒露时节,早晨的上海,已经有了秋的浓重气息。\r

r

梁意年知道自己是冲动的,却也是幸运的。\r

r

说她冲动是因为她在这个年代,和张恒深离婚,也不可能被谅解,别人也只会以为她犯了所谓的七出之条,被张家休弃。\r

r

只是,都无所谓了。\r

r

从一个层面来说,她还是比较幸运的。\r

r

因为她的手上有离婚书,两个人是平等的,他们曾经的婚姻也是平等的。\r

r

至于她的未来,她也不怕,可能会比较心酸。\r

r

梁意年唯一担心的,只有一直希望她过得好的父亲。\r

r

想起父亲,她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r

r

自从嫁到了张公馆之后,她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成了张家的媳妇儿。\r

r

如果不是张老太爷明白事理,也很护着她,她一早就沦为丫鬟的角色了。\r

r

哪怕如此,她这半年来,还是未曾回过家,张恒深更是直接取消了他们夫妻回门这个环节。\r

r

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家里的债务是否还清,父亲的身体最近有没有好转。\r

r

才十六岁的她,拎着手上的行李,出了张公馆的大门之后,才走了几步就遇上了黄包车夫拉着车经过。\r

r

上了车之后,她说了地址,黄包车夫把遮雨盖子放了下来,说是帮她挡露水。\r

r

梁意年也没多想,一夜没睡,困意上头,竟然睡了过去。\r

r

等她被那颠簸的路给惊醒的时候,发现黄包车此刻竟然正拉着车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快速行进着。\r

r

而这,并不是回家的路。\r

r

梁意年吓得赶紧推开遮雨棚,心中警钟四起,试探着颤抖着声音问,“车夫,请问是不是走错路了?”\r

r

前面戴着帽子压低了帽檐的黄包车夫听到声音,转过头来还仰起头,对着她露了一个让她感觉毛骨悚然的猥琐微笑。\r

r

梁意年吓得赶紧喊停车,那黄包车夫鬼鬼祟祟探头,左右看了看,这才如她意把车子放下。\r

r

梁意年见状拎起柳条箱就想跑,可却是被那露出黄牙,脸上挂着猥琐笑容的黄包车夫给拦住了。\r

r

他看起来贼眉鼠眼的,很是不怀好意地看着梁意年,嘿嘿嘿地笑着,逼得她步步后退。\r

r

“少奶奶,您这是想去哪里?”","id":3273005}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