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品下堂妻》什么下堂妻 清水文 极品下堂妻网盘

更新时间:2021-01-15 10:01:47

《极品下堂妻》什么下堂妻 清水文 极品下堂妻网盘 连载中

《极品下堂妻》

来源:作者:无计春留住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王林,景鸿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无计春留住原创小说《极品下堂妻》,主角是王林,景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翠儿打开门,把水壶和茶杯递给景鸿,景鸿把杯子放在...展开

《极品下堂妻》免费试读

翠儿打开门,把水壶和茶杯递给景鸿,景鸿把杯子放在石头上,翠儿转身回了院内,迅速关上了大门。

景鸿叹口气,倒了一杯水,悠闲地喝着水。

翠儿坐在屋内,拿起锥子,刚纳了两下鞋底,就坐不住了,二公子可还在门外冻着呢?月姑也不知道在后院做什么?大冷天的,怎么都喜欢在外边呆着呢?

这时,院外传来吵闹声,翠儿放下鞋底,站起身走到院门口,隔着门缝向外看去。

从门缝看去,密密麻麻挤满了人,翠儿吓了一跳,这些人在门口做什么?

翠儿刚想开门,忽然想起月姑的嘱咐,只好放开了手。

这些人,都是来提亲的,只是,二公子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像一座门神石雕,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众人看到景鸿,心有余悸,倒退两步,让开了门口,要知道酸秀才还在炕上趴着呢!

良久,景鸿随手一指,说道:“你!干什么来了?”

“二公子,小的是来提亲的。小的家有五亩良田,两头牛,还有一片果园,算得上殷实人家,只要月姑小姐嫁给我,我一定好好对她,还请二公子成全。”

“月姑小姐,哼,月姑是你叫的吗?月姑是我嫂嫂,你居然敢娶我嫂嫂,吃了雄心豹子胆吗?”景鸿身形一晃,拧身上了墙头,大喊道:“我早就等你们等得不耐烦了,你们都给我听着,谁要是再敢来这里向我嫂嫂提亲,我就让他滚出丹阳城,连乞丐都做不成。”

景二公子的话果然有威慑力,众人提着东西,潮水般退去。

景鸿吁出一口长气,心底放松了许多,看来,再不会有人向嫂嫂提亲来了,接下来,还有两件事,这两件事办妥了,他就可以继续当无所事事的二公子了。

景鸿拍拍门,翠儿一直在门缝里向外看,景鸿一敲门,她马上就拉开门闩,打开了门。

“二公子,您可真厉害,两句话就把这些人打发了,他们以后不回来了吧?”翠儿一脸的崇拜,原来总是看不上二公子,现在看来,二公子还真是有些错看了他,二公子比大公子仁义,比大公子厉害。

景鸿点点头,低声道:“我嫂嫂可在屋里?”

“哦,姐姐在后院呢?您找她吗?刚才姐姐跟我说,就是您敲门,也不给开,也不让我打扰她,也不知她在后院做什么?”

景鸿摆摆手,把声音压得更低,“不用,翠儿,你在隔壁问问,谁家肯买房子,我出两倍的价钱买下来,再送一头牛。”

翠儿挑挑眉,不解的问道:“二公子,您要搬到这里来吗?”

“不是,你就别管了,还有,这件事情要瞒着我嫂嫂,不能让我嫂嫂总干粗活,她可是这世界上最金贵的人,不能让她累着了。”

翠儿耸耸肩,勾起嘴角,颇不认同他的观点,“二公子,我可管不了姐姐,再说她应该是干惯了粗活吧?不说别的,你看看她的手就知道,手上全是老茧,就算是在我们景府的时候,都不曾细腻过,所以大公子才不会喜欢她。”

“呔,翠儿,不可胡说,我的嫂嫂岂是你能评价的,就算她现在让你喊姐姐,你也不能轻看她,我嫂嫂若是累坏了,惟你是问!”

翠儿点点头,心里却不服气,她现在可是自由身,再说月姑已经签了休书,不再是景家人,二公子就算是好意,也不能这样对着她大声嚷嚷吧?

看着景鸿远去的背影,翠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耷拉着脸,端着托盘关上了大门。

还没有回到屋里,又听到了敲门声,翠儿赶紧先跑回屋放下托盘,小跑着到了大门口,“谁啊?”

“啊,翠儿姐姐是吗?我是城东的王林,请问月姑小姐在家吗?我想和她谈谈?”翠儿一怔,这个王林还真是聪明,等着二公子走了才来敲门。

“我家姐姐不会见你的,你还是走吧,当心我明天早晨告诉二公子,让二公子打得你起不来炕!”翠儿恶狠狠地威胁着王林。

王林丝毫不以为杵,厚着脸皮,站在门口接着说道:“翠儿姐姐,我家是开酱油坊的,而且我姑姑还是京城礼部尚书的二夫人,月姑小姐嫁到我家,我肯定不会让她受一毫委屈。”

王林一说酱油坊,翠儿猛然想起这个王林是谁了。

这个王林的爹爹,就是害得她失去母亲,被迫卖入景家才得以安葬母亲的仇人之子。

这个王林,和他的父亲一样,贪杯好色,不是一个好人,更加上他仗着京里有个做官的亲戚,为所欲为,丹阳城的百姓对他们家是恨之入骨,可又不敢得罪。

丹阳城原本有很多家酱油坊,都被王林的爹爹王福知**官府,被迫关闭了,现在,丹阳城只有王林和景家做酱油。

景家的酱油百姓们基本上买不到,他们家的酱油只供给自家的菜馆和一些大户人家,平民百姓,只好到王林家去买。

王林总是站在酱油坊门口,若是看到买酱油的女子有些姿色,便会调戏一番才会让人离去。

翠儿的母亲原来在王林家地酱油坊做工,一天傍晚,因为不小心,把木桶掉到了酱油池里,溅起的酱油洒到了地上,被王福知看到,王福知牵着狼狗威胁翠儿的母亲把酱油舔干净。

翠儿的母亲只好趴在地上,舔干净了酱油。

王福知不知那根筋不对,让翠儿的母亲到屋里冲完澡再走,翠儿母亲感觉不对,想拒绝,却被狼狗逼着到了屋里。

翠儿母亲洗完澡,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王福知就进来了。

王福知插上门栓,**了翠儿的母亲,因为脸上被翠儿母亲划伤,恼羞成怒,克扣了翠儿母亲所有的工钱,并放狼狗咬伤了她,只咬得翠儿母亲鲜血淋漓,才让家丁扔到了府门口。

翠儿从小丧父,母亲无力抚养她,只好改嫁,翠儿的继父只是一个普通的脚夫,家中也不富裕,所以才娶了一个寡妇。

翠儿母亲改嫁以后,又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刚刚半岁就断了Nai,母亲便把弟弟交由翠儿带着,她去了王家打工。

想不到现在遭此一劫,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因为没钱请郎中,翠儿母亲当晚便因流血过多,不治身亡。万般无奈,翠儿卖了自身,才有钱安葬了母亲。

继父怕王家报复,葬了妻子之后,带着剩下的银子,连夜离开了丹阳城,至今也不知去向。

现在听到仇人的名字,翠儿真想拿把刀冲出去,把这个仇人杀了。

月姑刚好从后院回来,见到翠儿浑身战栗的停在门口,狐疑道:“翠儿,你在门口做什么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