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等落叶只等你》落叶而归,等你而归 父子文 不等落叶只等你娘受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3:31

《不等落叶只等你》落叶而归,等你而归 父子文 不等落叶只等你娘受 连载中

《不等落叶只等你》

来源:作者:蔣紫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符笑,萧凤霖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不等落叶只等你》的小说,是作者蔣紫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星期五,快要放学的时候,周会英和符笑交头接耳在讲...展开

《不等落叶只等你》免费试读

星期五,快要放学的时候,周会英和符笑交头接耳在讲悄悄话:

“符笑,老班叫你来上晚自习,你怎么不来呀?”

符笑左手握住她的手,右手拎着数学作业,苦恼道:

“我和老班说,先自己研究一下,把不会的一起总结,再来霍霍别人。”

周会英掰着符笑书角卷起来的地方,艳羡道:“我住的远,想来都来不了。”

同桌脸上那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太明显,符笑纠结着另一件事。

之前与同桌碰触,她看见同桌剪头发了,她那时候想,同桌那么宝贝她的头发,怎么可能去剪,现在成真了,说明她真的有别人碰到她右手,就能看见别人将要发生的事情。

“你的头发___怎么剪了?”还剪的这么短。

周会英摸着和男孩一样的头发,略显得伤感:

“是不是好难看,我卖了,卖了一百多,我妈说卖的挺值得,值一百多呢。”

是啊,在乌镇一百多是不算特别多,但是也算得上多了。

这时候乌镇还没怎么发展,经济不太好,周围乡下的有钱人很少,一般头发长的女孩子都会选择去卖头发,可以赚点额外收入。

符笑听到她话里面无法隐藏的心伤,这一刻,开始心疼自己的同桌,同桌的勤快是她不具备的。

同桌经常会帮助别人,她也没有,只是偶尔帮帮老人,小孩子,现在想想,每个人性格不一样。

凭什么以自己的思想,单方面定位一个人,她在别人眼里恐怕也会有很烂的一面。

符笑面向周会英,右手搭在她手弯上,安慰道:“会英,短头发也挺好的,看起来干净利落,和长头发比,各有千秋。”

比起单纯的剪头发,卖头发性质更高贵,更让人动容。

“你别安慰我了,之前我觉得何雪把头发卖了,剪了个蘑菇头,现在她头发又长了,我头发比她原来更短。”

“这有什么嘛,过一段时间长出来就好了,人要经常尝试一下,才知道怎样适合自己,那些不适合自己。”

周会英笑笑,抽回手有些许咄咄逼人的反问:“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你从小到大都是长头发,怎么没有见你去尝试。”

符笑噎的不轻,自己多管闲事了,想到刚才所见耐着性子回答:“我爸妈不让剪短发,你看外面乌云密布,过不久可能会下雨,你回家远,今天又是你值日,待会你先走,我帮你值日,下次你再帮我。”

周会英不甚在意:“又不是第一次下雨天回家,下雪天我都走过,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符笑听到放学铃响,只得胡编乱造:

“我爸妈今天出去了,中午来上课我忘记拿钥匙了,反正也进不去,等我值日后,我爸妈应该也差不多回去了。”

周会英不解,还有人上赶着值日的,特别是只负责周围不脏乱差的符笑:“你今天怎么了,以前你和别人值日,还是两个人,你都叫苦不施,现在是一个人,还是你一个人完成。”

符笑嘟着嘴说没事情,听到周会英在暗搓搓的说她傻的没有边,心里暗忖:我是担心你回去晚,摔跤住医院,影响你升学考试,到时候你家人直接把你打包去外务工。

“那今天就麻烦你,我先回去了。”周会英捞起桌子上的书走了。

同学一个个离开,萧凤霖作为前面桌位的人,当然也听见符笑的话了。

萧凤霖问她是不是脑子有病,猜到要下雨,还自告奋勇,最后口是心非的问,要不要帮忙。

符笑道了谢,把他打发走,径自去储物间。

不知道是不是来晚的原因,储物间有点乱,里面的笤帚被符笑翻来覆去找了个遍,基本上都是残缺不全的。

符笑无法,只能拿起那把掉了将近三分之一毛,勉强能扫地的笤帚,飘飘然然回教室,路过别的班级,发现别人值日已经接近尾声。

回到教室,教室里静悄悄,符笑只听见自己走来走去的脚步声。

一个人呆着,符笑想起听的那些鬼魂故事,竖着耳朵,东扫一扫,西扫一扫。

完全不像别的班级的人,有条不续往一个方向扫。

“扫地是你这样扫的?还是明天你想被老班叫写检讨,理由就是检讨把地扫的这么脏,怎么扫干净?”

忽然冒出个男人的声音,心慌慌的符笑吓的一个激灵,手里的笤帚‘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好一会,直到想起声线耳熟,符笑才忍住没有惊叫出声,像电影里面放慢的镜头,慢慢转过身。

“江烨,你吓死我了。”

符笑的语气里,带着不自知的撒娇,脸上是受惊后,又被惊喜替代的放松。

江烨走到离符笑最近的桌子边跳上去坐着,嘲笑:“胆子这么小,当初怎么还同意一个人值日一天?”

“我当初想的是班上人那么多,一个学期一个人顶多轮值一次。”符笑捡起笤帚,慢吞吞又道:“明天要是被叫写检讨,老班也是叫周会英,今天她值日,我估计只是连坐,当然,为避免这种可能的发生,我会好好打扫。”

符笑说着,一笤帚扫过去,没控制好力度,刚堆积到一起的垃圾,瞬间四处飞扬。

江烨跳下桌子走到符笑面前伸手:“给我。”

符笑茫然的抬头,那眼神仿佛在问,什么给你。

江烨直接伸手从符笑手上取过笤帚,走到最后面的位置开始打扫。

两个人没有注意到,门外有道一闪而逝的身影。

江烨状饰无意的打探:“你之前为何会叫我不要去游泳?”

符笑还是茫然,这事情过去快半个月了,现在他才想起来问,反应也弧度也太慢了。

“怎么了吗?我只是随口一说,难不成你们真的准备去游泳。”

江烨不怎么相信,依然平静的说:“那天,只有和我在一起那几个兄弟知道这事,你随口就能猜中,也太巧了吧。”

符笑走到自己的桌子边,学着江烨的动作,想跳到桌子上。

一次两次,她只挨到了桌子,符笑放弃了,俏然一笑:“很简单,因为夏天,男孩子都喜欢去游泳。”

符笑过了会,不死心的两手一撑,一跃,轻轻落坐在桌子上。

符笑高兴的晃着小腿,接着,乐极生悲的事情发生了,一道猝不及防的尖叫声在教室里响起,传到了外面走廊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