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美男相公滚滚来 年上攻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猎奇

更新时间:2019-08-14 06:04:37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美男相公滚滚来 年上攻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猎奇 已完结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者:风四娘分类:穿越主角:修翊,谷青旋

独家完整版小说《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是风四娘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修翊,谷青旋,书中主要讲述了:换好了衣服,开始上妆,“修翊,别转过来啊!”我这堆超越时空的化妆品让修翊看见了也不好解释,干脆就让他一直背对我站着吧。上官尓芙的皮...展开

《魅惑女王:妖孽美男滚滚来》免费试读

换好了衣服,开始上妆,“修翊,别转过来啊!”我这堆超越时空的化妆品让修翊看见了也不好解释,干脆就让他一直背对我站着吧。

上官尓芙的皮肤很好,基本没有什么大的瑕疵,但为了舞台效果,我还是狠心厚厚地往脸上打了一层底。上了蜜粉,定好妆,我对着镜子闭上眼睛,还是回忆以前给自己画过的妆容。

我自己跟上官尓芙的长相差的比较多,不知道能不能画出对的效果来……

有了!烟熏妆!上官尓芙的眼睛虽然大,可惜有些眼大无神的感觉,稍微描个烟熏上去,就能凸显出冷傲的感觉,也很符合我要表现的舞蹈主题。

挑了蓝色和黑色的珠光眼影,贴着眼皮晕染上去,再涂上黑色的眼线,在下眼线中间稍微点上一点银色,嗯,不错,很有几分冷面美人的感觉。

不是我臭屁,上官尓芙确实长得挺好看的,有修翊的话为证,而且就我的审美观来说,她这副皮囊也是相当给力。

烟熏妆最忌的就是艳色的腮红和唇色,所以我只是在脸颊上淡淡扫了修容粉,又打了高光,唇上稍稍用了些裸色的唇膏,再涂了黑色的眉粉,整个妆容就完成了。

接下来是头发,我将头发分成左右两大股,每股又分三束编成麻花状的辫子,扎好,往两边脑侧一盘,用卡子固定住,在左边的发髻上插上了一只银色竖凤凰。再戴上同样是银色的额饰,让那一轮新月正好垂在我的眉心,准备工作就结束了。

将化妆箱收拾起来,我叫修翊,“修翊,我好了,看看~”

他转过身来,我在他的注视下转了个圈,“怎么样?”

修翊像是从来没有见过我一样,瞪大了双眼,“小,小姐……”

“不好看么?”这可咋整,修翊要是觉得不好看,那一般人也都不会觉得好看的吧?

“不,不是,只是,修翊从未见过,小姐做如此的打扮。”修翊眨了眨眼,好似是在确定他眼前的我是真的,“小姐不像小姐了,像是另一个人。”

我啼笑皆非,“我还能像谁?”

“是小姐,却又不是小姐。”修翊喃喃,“比平日的小姐更添了几分神秘。”

神秘?这个形容词我喜欢,要的就是神秘的感觉,“那就好,我放心了。”我伸手拿过外衣披上,“走吧,再去找乐师排练一下。”

“小姐还是在这里不要乱走了,我去找乐师来。”修翊自觉自愿地承担起了跑腿的任务。

“哎,书堂你也不熟,万一走失了怎么办?”我急忙拉住他。

修翊笑笑,“水家的仆役就在外面,我去问问不就行了?”

……原来修翊你也知道使用免费劳动力啊,真是聪明。

所以水珍萱的小仆被我指使出去找乐师过来了,我跟修翊就在房里待着,欣赏我跟他合力完成,现在穿在我身上的舞衣。

这套舞衣以蓝紫色为主调,上衣很短,无袖,只包裹到胸以下,小立领开襟儿的设计,露出了两截深陷的蝴蝶骨。上衣下部垂着两条银色的链子,连到腰带上面。

腰带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被修翊做了象形处理,只留下大概的轮廓的线条,下身是长裤,灯笼状的裤腿从大腿根部开叉,一动就将整条美腿的侧影显露出来。

左臂上从手到小臂缠了紫色的纺纱,上面我让修翊画了银色的蝴蝶上去,左臂则是蓝色纺纱的灯笼袖,从大臂一直到手上,手腕上和右臂上分别卡了一个银色的镯子,起固定作用。

腰后还有一条长长的飘带,底色为蓝,混织了金线进去,所以能够反光,很适合在黄昏下表演。

我大概是在这地方,第一个敢于如此暴露自己身材的舞者了==b,其实这套衣服也没什么,跟谷青旋一样走的是异域路线,不过是包裹的没有那么严实罢了。

更过分的我也穿过啊,比基尼之流的,原来兼职的时候。

有创意,才能吸引人,这身衣服本来就是个很大的买点了,舞蹈上再下下功夫的话,三甲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在看谷青旋的舞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任何舞者都有对自己强大的自信心,不然是不可能站到舞台上的。谷青旋的飞天确实不错,而我准备的花恋蝶也应该能够与之抗衡。

我想赢谷青旋,无论是不是三甲,我都想赢她。

这个念头产生得很奇怪,原本只是抱着不想留级的愿望临时参加考试,却开始渴望一场胜利。

大概是我潜意识里多年培养起来的舞者的自信心在作祟吧,我无法接受就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舞跳得比我更好的人!

所以,我要赢她,要用我的花恋蝶,赢她的飞天。

晚餐之后的第三个节目,就是我了。

修翊比我还紧张,打我一从乐师那里回来,就一直焦躁不安地在房里走来走去,听到外面的人过来催场,他脸色苍白,几乎要晕过去了。

我安慰了几句,也顾不得许多了,跟着催场的人就往外走,一出屋子,立刻被各种惊诧的目光包围,估计是从来没有人在里穿成这样吧。

看来这舞衣的噱头已经够足,剩下的,就是我的舞了。

下午跟乐师彩排的时候我临时改了几个动作,把整个舞蹈的难度升了上去,而且风格也完全改变了。

原本是古典舞的,但跟谷青旋的飞天有所冲突,所以我将佛拉门戈和探戈的动作混合进去,把原来柔美的风格转换成了强烈的。

上一个节目完了,我从舞台背后走上去,在最高层的中心点停住,向百汇楼行礼。

放眼望去,完全看不见爹和母上在哪里,但却能感受到所有人对我的关注。

舞衣果然做的成功,我双手捏着兰花指在胸前交叉,闭上眼,等音乐开始。

“幽幽岁月,浮生来回,屏风惹夕阳斜。一半花谢,一半在想谁,任何心事你都不给。油尽灯灭,如斯长夜,我辗转难入睡。柳絮纷飞,毕竟不是雪,感觉再也找不回。

泼墨中的山水,你画了谁。我摊开卷轴上,任墨描写。我从未拥有过你一整夜,他却有你手绘的体贴。落款中署名悔,你伤过谁。不忍看宣纸内,晕开的泪。你细腻触摸有他的一切,我在你的周围你没感觉。

油尽灯灭,如斯长夜,我辗转难入睡。柳絮纷飞,毕竟不是雪,感觉再也找不回。

泼墨中的山水,你画了谁。我摊开卷轴上,任墨描写。我从未拥有过你一整夜,他却有你手绘的体贴。落款中署名悔,你伤过谁。不忍看宣纸内,晕开的泪。你细腻触摸有他的一切,我在你的周围你没感觉。

小桥流水,花恋蝶,风轻轻地吹。往事莫追,你了解,我等的是谁。梅雨时节,飘落叶,等满满的水位。全身而退,我不会,我等时间惭愧。”

乐声静静地在空气中流淌,我如花如蝶地般蹁跹而动,在舞台上旋转跳跃。

忘了一切,此刻我只是那一朵恋蝶的花,花绽,我便欣喜,无论花爱着谁,我心甘情愿为了它的美丽牺牲自己。

有你在,便是所有。

我选的乐曲并不似飞天般激昂,音调却行云流水,配合上点点停顿的动作和轻盈的身形,再加上各种技巧性的动作,足以表现出这段悲伤的爱情。

单腿立于地上,我俯身探海,在上身最接近地面的位置将竖直的腿往后放平,腰身一拧,转体坐于地上一滚,再做下腰,接后手翻。

结束动作,我一个大跳,落地时只露侧面对着百汇楼,头向上看去,寻找属于我的那一朵花。

满场寂静。

我站起来,对着百汇楼行礼,然后又转了一圈,跟全场的观众致意。

有人开始鼓掌,慢慢地,声音渐响,到最后全场雷动。

到这时候我才从方才一舞的情绪中将自己拔出来,上台前那种紧张不安的情绪,一下子释然了。

下舞台的时候我差点儿左脚绊右脚地摔倒,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兴奋地跳过了,原来我的身体还记的舞动的感觉,还能做出最优美的动作。

舞台上的那三分钟,我虽然不是我自己,却有我在活着的感觉。

回到天杰阁,除了周靖兰,其他人在准备室里等我回来,“尓芙!你真是太,太厉害了!今年的三甲,你跟青旋是拿定了!”东书蓉最先迎了上来。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了祝贺和肯定,听到她们在我耳边说话,我才有了真实的感觉,喘了几口气,喝掉修翊端来的水,我提出要换衣服。

周靖兰的压轴也快要开始了,所以朋友们都往楼上去准备观看,修翊掩上门在门外等着。

将舞衣换掉,我的情绪才彻底平静下来,刚准备叫修翊进来,就听外面一阵嘈杂。

准备室的门开了,爹,母上,骊晟齐齐现身。

“尓芙,你爹有话要跟你说。”母上抢在爹前面开口,并且跟我使了个眼色,修翊低着头站在门外,看了我一眼,恭敬地把门关上了。

骊晟一进门就被我的舞衣吸引过去,现在在用手翻来覆去地摆弄。

爹面色凝重,“尓芙,坐。”

我顿觉忐忑,平常管我的是母上,基本也挺放纵的,很少会出现这种无比严肃的表情。至于爹,我到现在还没见他黑过脸,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我天下第一的舞者爹爹对我刚才的跳的那一曲十分不满意么?

“唉,该来的总是拦不住啊!”爹叹了口气,“尓芙,你刚才跳得,可是你师父教的?”

“嗯,是。”飞凰师父,麻烦你给我当下挡箭牌了……

母上瞪我爹,“宣哥,别吓唬尓芙。”

爹接着说:“尓芙,你刚才跳得很好,非常好。唉……就算我和你娘这些年防来防去,还是挡不住命啊!”

我听得一头雾水,“爹,您说什么呢?到底怎么了?”

“你一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