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之宫女》穿越之炮灰粗史宫女 GC 穿越之宫女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14 00:46:23

《穿越之宫女》穿越之炮灰粗史宫女 GC 穿越之宫女在线阅读 连载中

《穿越之宫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血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沁晨,静嫔

独家完整版小说《穿越之宫女》是血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沁晨,静嫔,书中主要讲述了: 艳阳高照,Chun暖花开一派欣欣向荣,此时紫禁城拥有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区区一个下三旗的宫女得了圣宠,后宫里每位妃嫔都带着几分火气,连...展开

《穿越之宫女》免费试读

艳阳高照,Chun暖花开一派欣欣向荣,此时紫禁城拥有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区区一个下三旗的宫女得了圣宠,后宫里每位妃嫔都带着几分火气,连Chun天柔和的风中都带着淡淡的火yao味。

我真的没有想到几天前苏嬷嬷带我远远看见的那顶轿子里坐的女子引起了那么大的风波,紫禁城里不知道有多少醋坛子被砸碎,我们钟粹宫这几天可一定都不清静,宫里的古董细瓷每天不知砸碎了多少,前殿里时不时的传来“噼哩叭啦”的碎声。

我这个在后宫里卷起这千重浪的罪魁祸首,没有一点紧张却在钟粹宫里晒着暖洋洋的Chun日,上次从苏嬷嬷那里回来以后,就没有什么活给我干了,我现在每天休息,休息再休息就好了。

早上一早刚去敲打敲打了和贵人,午后没事就在太阳底下睡个美容觉,心情正舒畅啦!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前殿就传来刺耳的噪音,这几天都习惯了,哪天不来这么一段,还真不习惯了,当给我唱催眠曲吧。不理她,继续闭目养神。

今天可没有往几天那么好的事了,沁晨姑姑没过一会就冲了起来,道: “快,去救救香兰吧,你不救她就没命了。”

我一听立即睁开眼,心中一惊:“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沁晨不由分说的拉起我就跑道:“一会儿我慢慢的跟你解释,先去救人要紧!”

我慌慌张张的趿拉着鞋,任由沁晨姑姑拉着我跑,香兰不但是我的好姐 妹,而且还对我有恩,不能不救。

还没有到前殿就听到鞭打声,和静嫔的呼呵声:“我打死你这个小妖精,打死这些不要脸的小蹄子,我收拾不了大的,我还收拾不了你这个小的,你们姐妹都是一路货色。”

只见香兰己经遍体鳞伤的躺在地上,静嫔依然不停的鞭打她,也许是鞭子打着不过瘾,静嫔丢掉手里的鞭子,又抬起她那双穿着花盆底的脚狠狠踢向香兰,此时铺天盖地的拳打脚踢落在香兰娇弱的身躯,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静嫔愤怒的表情、阴狠的眼神把精致的脸孔扭曲得异常丑陋,寻常时节 居然没有看出她如此歹毒,下手这么残忍。

我心中的怒火一下窜到头顶,怒目圆睁,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上前抢人。我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就这么上前去什么都做不了,只有搬‘菩萨’救人了。

我站在殿前,大声喊道:“奴婢炜滟给静嫔娘娘请安!”

静嫔此时非常不痛快被人打扰,不过似乎记起了苏嬷嬷,转过头来露出僵硬的笑脸道:“炜滟呀!有什么事呀!是不是在宫里有什么不顺心的!”

我低头咬牙,敬声道:“娘娘对奴婢很好,而且沁晨姑姑和香兰对奴婢多方照顾,奴婢感激不尽。”

“那就好!”

“奴婢今天来,主要是禀告娘娘,奴婢前几日答应了苏嬷嬷这么天给她送点心过去,不知奴婢现在可否前去。”

“哦!苏嬷嬷那里你只管去就是了,替我给她老人家问个安!”

“是,谢娘娘,娘娘你继续奴婢不打扰你了鞭打下人,奴婢一定如实向苏嬷嬷禀告,你对她老人家的问候。”我嘴里带着威胁意味的着实加重了‘鞭打’和‘如实’两个字的音,聪明人不需要说太多。

我带着威胁的微笑走了,静嫔就在后面狠狠的摔东西,她咬牙切齿的恨,可是又耐何不了,扭曲着脸诅咒道:“该死的和贵人,难怪当初那么轻松就把人让给我了,原来她是慈宁宫的钉子,现在我做什么慈宁宫都知道,碰又碰不得,砸又砸不得,啊……气煞我了!”

她可是冤枉和贵人了,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故意布局引起她的注意,至于苏嬷嬷我根本没有想到的,只是机缘巧合而己。

她无可奈何地看着己经奄奄一息的香兰,现在己经不能再打下去了,慈宁宫知道可不得了,强压着怒火道:“把她给我抬下去!”

一边的沁晨姑姑松了一口大气,赶紧招呼其他的人帮忙,大家七手八脚的将香兰抬回了房。

我没走出多远就听见后面又传来打碎东西的声音,看来己经奏效了,我不用再去麻烦苏嬷嬷了,我就在钟粹宫里面转了个圈,到和贵人那里弄了点金疮药和白药。

回到房里,大家都己经忙开了,看着香兰的样子真的有点惨不忍睹,以前白嫩俏丽的小脸变得青一块紫一块,肿得老高了,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鞭痕几乎遍布全身,特别是胸口那个花盆底留下的红印显得触目惊心。

“到底为什么,要把她打成这样!”文明社会中长大的我,受不了这种视人命如草菅的事。

沁晨姑姑叹口气解释道:“香兰的姐姐香悦,原是慈宁宫的小宫女因做了一手好点心,受到太皇太后赏识一直带在身边,也是因为她的福份被皇上看中了封为答应,主子不敢为难香答应,只好拿香兰出气了。”

“静嫔真是莫名其妙,不就是封了一个小小的答应吗?用得着这么大动肝火拿别人出气吗?”我恍然大悟,但依然不喜欢她的作法。

“你小声点呀!要是被她听见,小心她拿你出气!”沁晨姑姑慌道。

此后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害怕被她听见了,看来静嫔平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积压民怨很久了,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夜里,大家都还是不放心轮流守着香兰,香兰的伤势一点也不见好,而且己经开始发烧说糊话了。

不断给她热敷还是不见效,这样子烧下去可不得了,沁晨姑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我看见这样坐着也不是办法,急道:“我们赶快去请太医吧!不然晚了可就麻烦了。”

“要是能请太医,我们早去了,没有娘娘的吩咐我们是请不到太医的。” 沁晨姑姑无可奈何地道:“现在天色己晚,就是主子也不能随便在宫里走动的。”

“那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干坐着呀!总要出去试试。”

“太医都在内医院里,无旨踏出内医院门槛一步就是死罪,门口的侍卫立即就可以斩了他。”

内医院?侍卫?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我也顾不了许多了,转身拉住沁晨姑姑道:“姑姑,这次就只有你能帮忙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