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富甲天下》富甲天下3下载 同人女 富甲天下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7-07 06:03:15

《富甲天下》富甲天下3下载 同人女 富甲天下完结版 连载中

《富甲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雕栏玉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白家人,闻言

主角叫白家人,闻言的小说是《富甲天下》,它的作者是雕栏玉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深人静,莫浅猛然自梦中惊醒,听得外间的妇人发出匀净的鼾声,她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此刻身处何处。 白家人寻了个小院安置她,又派了一...展开

《富甲天下》免费试读

夜深人静,莫浅猛然自梦中惊醒,听得外间的妇人发出匀净的鼾声,她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此刻身处何处。

白家人寻了个小院安置她,又派了一妇人来照顾。如今高床软枕,早已不是在野外流浪那些日子了。

额上冷汗涔涔,如今虽已入秋,天气却是依旧热的很,白日积累下来的暑气还未散尽,凉席被睡的滚烫,惊醒过来之后,她一时间竟然再睡不下去。

轻手轻脚的起身,走出门外。

空气干净,没有光污染的时代,夜晚的星空漂亮的惊人。

她走到水缸旁,拿瓢打了些水,正要就着凉水擦一擦脸,却是突然听得墙头一少年轻浮的声音,“你这是真不想嫁人了呀?”

莫浅闻声不由得又惊又喜,她抬头看去。

小院临着小巷的那面墙上,一十六七岁的少年爬上了墙头,深色的衣服与夜色融为一体,他面色较黑,笑嘻嘻的看着她,倒是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来。

少年毫无形象的趴在墙头,星光虽璀璨,却是只能依稀照出他的轮廓,看起来,竟是胖了些。

“你好了?”她扬声问道。

这几日她心神不宁,日子安定下来之后,心中的羞耻感也渐渐冒头,想到白家人说打断腿就要打断腿的豪迈,她实在是担心少年回家后的境遇。

向人打听,却也只得了一个很好的答案,后来还是少年让小厮来看她,她才知道他挨了一顿打,正在家中休养。

“我也不想好这么快,”少年翻身坐在墙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莫浅,“奈何家里人的医术太好,就为这个,算起来我每年都要比别人多挨好几次揍。”他说完,顿了顿,盯着她悬在胸前的左臂,“喂!你的手会不会留下伤残?”

莫浅这才得知少年深夜爬墙的缘故,这番举动一下子勾起她的心病,她苦笑道,“就算留下伤残,也是我自找的。倒是你,为了我受过,真是对不起。”

当日情急,她没来得及跟白家人解释,白家人也不是傻子,事后除了几个下人,没一个人来看过她,只是好汤好水的照顾着。

莫浅即便脸皮厚如城墙,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件事做的太不厚道。

“你是说你故意去挡板子这事?”少年笑道,“你却不知,若不唬他一下,那老头儿铁定要打断我的腿。此事一出,看那老头儿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揍我!该!”

少年嬉笑,莫浅却是默然,谁也不是傻子,既然做了必然就会留下痕迹,只是这少年是傻乎乎的真这么以为,还是不过另类的安慰?此刻,她不愿去想,细想之下,她怕是无地自容了。

见她沉默,少年又道,“你的手到底有没有事?你倒是吱个声啊!若真留下伤残,少爷我也就只有吃亏点儿对你负责了。”

莫浅闻言一愣,回神之后失笑抬头,却是见墙头少年不正经的表情下,那双黑眸反射着耀耀星光,在这夜色之中,竟是比天空的星子还要璀璨。

这竟不是戏言。

莫浅呼吸一窒,只觉自惭形愧,她妄自活了三十年,品行却是不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谁吃亏还说不定呢,”她将心中的感慨掩在似懊恼的表情之下,“我的手好的很!三少你半夜偷溜出来,就不怕被人逮住又是一顿板子?”

“啧!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少年嘲笑道,“少爷好意来看你,倒是落了你一通埋怨。”

他顿了顿,见莫浅竟然不反驳,又有些迟疑的道,“喂!你手好了以后打算怎么办?一个女人,孤身在外终究不是长久之法,想来这些日子你已是吃够苦头了。”

他果然是知道的!

莫浅一默,与白家结下了这一番恩怨,之前的打算只能作罢。茫茫人海,她还真不知道下一个去处,否则,在这些难以安眠的日子,她早就离开了。

少年见她沉默,又道,“白家的善堂那边,少爷说句话还是管用的,你若是不怕吃苦,我过些日子让白芨带你过去。”

明明我心怀不轨,你为何还要帮我?

莫浅想问,最终却是没问出口,七日流浪,让她学会了坑蒙拐骗偷,这少年却是仅仅在一面之间,又唤起了她的廉耻心。

她沉默了片刻才道,“大恩不言谢,若有机会,来日必定相报。”

少年闻言笑了起来,“还是不要了。”见莫浅面露惊异,他笑道,“我白家如今不缺名声,不缺银子,若是要人报恩,只会是落了大难,所以,咱们家施恩从不望报。”

这番言论惹的莫浅哑然失笑,细想之下,却又未尝不是这个道理。她想了想又道,“白家行医,却也不是全知全能。人生在世,除了生病还有许多的事,报不了大恩,顺手的小事我总是能做几件的。”

少年闻言静默片刻,只定定的看着她,莫浅被看的一阵诧异,不自在的摸了摸脸,才反应过来这夜色之中,人影朦胧,即便她身上有什么不妥也瞧不真切。

她笑问,“瞧什么呢?我脸上可是开花了?”

“啧!”少年轻啧舌尖,只觉得这样的女子闻所未闻,不由得嗤笑道,“举止粗鲁也就罢了,你到底有无身为女子的自觉?这般模样走出去,怕是要被人道一句轻浮。你这是男装扮太久了,真把自己当男人了?”

莫浅闻言一默,心道在现代姑娘我人前面前也能算淑女一名,奈何古今差异太大,现代朋友间的正常的玩笑话,在这时代简直能被人拉去浸猪笼。

少年若不出言提醒,她这些日子只觉得身边照顾的妇人处处约束,竟是浑然没有留意。

唾!真是一个蛋疼的时代……

见她沉默,少年不自在起来,他支支吾吾的道,“其实,你换上女装还是挺好看的。”

这是变相的安慰?

谁家孩子养的这么招人疼啊?

莫浅笑道,“我可不止举止像男人,心胸也是一般宽大,就不跟你计较这近乎调戏之言了。”

少年闻言一噎,面上一阵火辣,直到看见月色下少女脸上朦胧的笑意,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她戏弄了。他无语摇头,倒是对眼前少女的性子有了几许了解。

他自幼在白家药铺出入,见多了天下间的苦难之人,此刻看见少女面上的笑容,心道,小小年纪沦落至此,却不似寻常人满脸悲苦,这份心胸,果真是许多男子也望尘莫及。

“我听白芨说你姓钱?”少年话锋一转,问道。

“赵钱孙李的钱,”莫浅点头,那日察觉原主身份有异之后,她直觉不能用原来的姓氏,就将姓名颠倒了用,“钱莫,莫言是非的莫。”

少年闻言重复了一遍,“我看你面上的晒伤都是近来才有的,想来走的路并不远,可京城附近,我倒是没听说过有哪个姓钱的人家出了什么事,你的口音也不对。你到底是何方人士?又是何故才沦落到此?”

要论如今莫浅最厌恶的古人十大陋习,报姓名之前先报籍贯这一项绝对位列前三。京城龙蛇混杂,全国各地的人汇聚在此,报上籍贯之后,身边的人总能屈指道出身边的人与你同乡,下一步便是要攀亲故,看似闲聊,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探一探陌生人的底的成份。

莫浅也吃过这件事的亏,正欲用上失忆梗,却是听得屋子里一阵窸窣声。

“姑娘?你在跟谁说话?”

妇人似是被两人的交谈惊醒,白良姜闻声面色一僵,起身冲着莫浅挥挥手,“别说我来过啊!过两日我让白芨过来寻你!”

几乎在白良姜下了墙头瞬间,那妇人便披着长衫推门走了出来,好奇的看了一眼立于墙角的莫浅。

这年头夜半私会男人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她的怪异口音已是让这妇人好奇不已了,不想再惹麻烦,莫浅主动开口笑道,“屋子里燥热的让人心神不宁,还是外面凉快。”

那妇人也感受到了外间的确比屋子里凉爽些许,嘀咕了一句谁家的女人半夜不睡,在外面乱转的,便催莫浅,“姑娘的身子还没大好,还是莫要贪凉了。”

莫浅心头一凛,只暗暗提醒自己,入境随俗。

古代对女人约束最严厉的时候,其实是在朱理学兴起之后。被人从头管到脚,莫浅便疑心此刻是明朝或其后。

折腾了接近一个月,还没搞清楚自己身在哪个年代,她觉得自己也算是奇葩了。

百姓,即便是京中百姓,也不是言必称皇帝的。

哪年哪月谁坐龙椅,大多数人都并不关心。

不过,这倒是让她稍稍安心。若是战火纷飞的年代,怕是就连无知妇孺也要议一议前方可打了胜仗,朝堂上的君主与大人们又有什么决定。

她几乎无法想象,在许多人都食不果腹的年代,战争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情。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混混沌沌也不知自己是何时入睡的。

翌日清晨,竟是睡过头了,被一阵唢呐锣鼓声自梦中惊醒。

这处小院她住了有半个月了,环境清幽,这时代的房子并不遮音,她却是很少听见左邻右舍的声音。

不想,今日竟然突然吵闹起来了。

外间人声渐大,莫浅胡乱收拾了一下头发,便推门而出,望着正站在门口张望的妇人笑问,

“张嫂,这是出了什么喜事?”

妇人竟是难得的没有念叨她,闻言回头笑道,“隔壁赁房的举人三甲传胪,报喜的报子刚过去,可不是大喜。”

莫浅恍然,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金桂飘香。

当日同被守城的士兵称为穷酸,已是有人鱼跃龙门。

想到这里,她不禁感到几许紧迫。

年代、地址、原主的身份、风俗世情……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太多,却是至今也毫无头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