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后毒蝉子》 腹黑攻 妖后毒蝉子紧缚

更新时间:2020-04-21 12:05:18

《妖后毒蝉子》  腹黑攻 妖后毒蝉子紧缚 连载中

《妖后毒蝉子》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刘羞涩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顾云蝉,南烟

主角叫顾云蝉,南烟的小说是《妖后毒蝉子》,它的作者是刘羞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庆元十八年辛未八月,易昌帝微访回宫,途中,遭敌国细作刺伤,朝野动荡不安,各路诸侯蠢蠢欲动。 庆元十八年,八月,已立秋,大周百姓同...展开

《妖后毒蝉子》免费试读

庆元十八年辛未八月,易昌帝微访回宫,途中,遭敌国细作刺伤,朝野动荡不安,各路诸侯蠢蠢欲动。

庆元十八年,八月,已立秋,大周百姓同庆,天子归返,各家各户顺应官府条例,纷纷挂上了龙灯。

寓意祈福,再者显示天子威仪。当晚,顾云蝉早早休息下,三更时被吵醒,府里一片嘈杂,待她去了外面时,已乱作一团。府里仆人忙着逃命,这个节骨眼上也无人再顾及她。

顺着火把看去,顾云蝉身子猛然一僵,勉强的抓住廊柱。

还未定神时,突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顾云蝉一惊,回头却是看见亦冬他们。

“姑娘,快跑吧,这些仇家来势凶猛,三夫人她们都逃走了。”

几天前她才收到父亲的家书,不肖几日可到文昌,形势紧迫,已容不得她多想。

“去里面看看,一个活口都不留。”痛苦声、惊叫声、厮杀声,看着一个个家丁倒下,脚步越来越近。

她无丝毫畏惧和慌乱,唯一担心的,便是父亲。

“亦冬去把地窖打开,南烟去西侧让他们藏于东阁的祠堂里,一个时钟后再出来。”三个丫头也是吓坏了,哪见过这般血腥的场面。

转头看见,顾云蝉镇定自若,她们顿时有了自信,姑娘会带她们出去,保护主子是她们的责任。

南烟和亦冬速速离开,顾云蝉带着书翠绕过后花园,对方是有备而来,这些人并非普通人,皆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目的很明确。

花圃外,那些黑衣人来来回回搜查,火把离花圃越来越近,灯火交映,光线逐亮。

只觉得背后冒着一阵阵凉气,火把渐渐逼近,两人蜷缩成一团,再也不敢凝视外面。

嗖的一道白光刺进来,顾云蝉眼疾手快,急忙捂住书翠的嘴巴,这时候不能发出丁点声响。

黑衣人胡乱捅了几下,确认无人后离去。

外面声音逐渐变小,隐隐约约听见声音,隐约听到下令焚烧。

外面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势蔓延极快,烟熏味教人睁不开眼。

顾云蝉和书翠从花圃里爬出来,书翠早已吓得瘫软在地,兀自踹息了许久,才勉强爬起身来,扶起了顾云蝉:“姑娘,可有伤到?”

顾云蝉眼光涣散,闭上了眼睛,点点头:“无事。”顾云蝉出来穿的单薄,书翠见姑娘穿的极少。

解下衣裳欲给顾云蝉披上,两人推搡间只听,顾云蝉疼的龇牙咧嘴。书翠低头望去,手臂刺穿了一道深口子。

书翠见此眼里泪珠儿打着转儿,捂着脸道:“姑娘,都是我不好,府里被一把火烧了空,姑娘瓦尼面又有贼人,可如何是好!”

书翠情急之下将衣裙撕下,为顾云蝉包扎伤口。

“不哭,书翠,这个时候眼泪是无用的,只能靠我们自己,先去西侧,天干物燥火势烧来极快。”

书翠含泪点头,紧跟在顾云蝉身后,两人捂着口鼻一路小跑。

昔日绚烂华丽的顾府,此时破败不堪,地上一片狼藉,尸体横斜,血腥味刺鼻。

一眼望去,血流成河,除了顾云蝉吩咐,府上三百余仆人,无一生还。

下手如此歹毒,可见与顾家必是深仇大恨。

西侧的地窖出口就是祠堂,地窖大房三房都知道,只是这地窖的另一出口是通向密道的。

密道出去是封台亭,一旦出去,即成功脱逃。

地窖里的灯被打翻,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壮着胆子往前走。

书翠屏住呼吸,抖着嗓子道:“姑娘,这...这怎么走不到头呢?”

顾云蝉也是第一次来这地窖,父亲以前告诉她时,当时只觉有趣,而今方知凶险。

她握紧了书翠的手,宽慰道:“灯灭了,再几步就到了,仔细脚下。”

突然,“嘭”的一声,两人惊吓不已,仔细看去,面前却是打开一扇门,光线传了进来。

惊魂未定时,熟悉的女声响起:“姑娘,你们来了。”

眼前的人正是南烟,“姑娘我们快上去,”南烟手脚麻利地将铁门后的栅栏推开,搭好梯子。

顾云蝉手臂受了伤,费了好半天功夫,才爬上去。

刚上去,南烟皱眉怒喝:“书翠,你是怎么照顾姑娘的,怎的伤的这么重!”南烟性格泼辣,口直心快。

书翠心里也委屈,姑娘受伤她本就愧疚的很,差点都命丧黄泉。

“好了南烟,多亏了书翠,今日若非有她,我是逃不出的。”见着两人要吵起来,顾云蝉劝解道。

走过去将两人手放在一起,温声道:“如今,我们自己人千万别出岔子,当同心才好。”

受了惊吓,人也容易烦躁,惶恐不安。两个丫鬟彼此相视,都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亦冬呢?”顾云蝉环顾四周,上来就未看到亦冬,心里猛然落掉了一拍。

这个时候,亦冬可不能出事,这三个丫头,从小与她一同长大,任何一人,都不得有事。

“姑娘,别担心,亦冬送她们先出去了。”

南烟将门锁了起来,上来后解释:“姑娘,出去洞口太小,只能先将她们送出去。”

顾云蝉点点头,这几个丫头跟在自己身边,成长的很快,心思也缜密了不少。

这地方不便久留,正欲离去时,被地上的硬物绊到了脚,将这东西收了起来。

南烟和书翠两人走到了一半,却见姑娘还在后面,心里着急:“姑娘,可还好着?”

“来了。”顾云蝉快步跟了上去。

路上问起大房和三房,南烟瞧见她们早早得就逃了。

南厢与她的庭院,只隔着花园,府里的人都逃了,为何只有她不知晓?

贼人进府时,即便再快,也是逃不出去的。

前后门被堵的水泄不通,况且,当时的情况她亲眼所见,对方有百来号人,怎可能有漏网之鱼?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她们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顾云蝉现在担忧的是父亲,如若是自己猜想的那般,倒还有余地。

她在明,敌在暗,此人来头不小,一出手便要屠我顾家满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若不是没找到父亲,她又怎会任人宰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