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紫藤花开蝶舞》紫藤花开歌词 小说大结局 紫藤花开蝶舞419文

更新时间:2020-01-15 06:03:10

《紫藤花开蝶舞》紫藤花开歌词 小说大结局  紫藤花开蝶舞419文 连载中

《紫藤花开蝶舞》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燕居绿沙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完颜,那昌平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燕居绿沙州原创小说《紫藤花开蝶舞》,主角是完颜,那昌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珏王看着那大摇大摆走出太医院的珅王,怎么想都觉得他话中有话,独独不像是花粉过敏的样子。想到昌平候世家完颜家族百年基业,虽说如今落...展开

《紫藤花开蝶舞》免费试读

珏王看着那大摇大摆走出太医院的珅王,怎么想都觉得他话中有话,独独不像是花粉过敏的样子。想到昌平候世家完颜家族百年基业,虽说如今落到那世子完颜恪的身上,可以毫无悬念地式微下去了。

可瞧着那完颜贵妃愈来愈在父皇身边得宠的架势,瞧着那珅王越来越不知收敛的皇长子的气势,珏王怎么想,都不能安心。

尤其是,今日早上正式颁旨赐婚时,自己明明感受到了那左侧紧挨着自己的淳于珅微微一颤,似乎对那定国公府的武菲滢比较感冒,可转眼之间却在下朝之后,立刻恭恭敬敬地和那定国公套近乎去了!

如今,又借口花粉过敏,跑到这太医院里来,偏生不找别人,只找这清尘,莫非这两人之间,还有一层自己不曾知晓的利害关系?

珏王略一思索,决定慢慢打探,径自走进那清尘所在的房间,只见那清尘正在慢条斯理专注地研磨药粉。

清尘见那珏王进来,赶紧起身施礼。

珏王摆了摆手:“清尘公子在此,可还适应?可有需要在下帮忙的地方?”

清尘恭声回道:“多谢王爷!清尘虽说是初来乍到,但多亏严太医等前辈指导,倒也算是诸事顺利,慢慢也就适应了。如今,清尘正在帮圣上研制一种新的治疗偏头疼的药饮。”

珏王扫了一眼他正在研磨的药臼里的药粉,点了点头:“父皇最近几年,确实饱受那头风之痛。如果清尘公子的新药能缓解父皇之痼疾,倒是功不可没……”

清尘微微颔首:“如今尚未施药,暂且不敢说药效如何,更不敢居功,只望能起到一定药效就好。”

珏王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本王今晨听那昌平候说,前几日,他曾前来问诊。严太医遣了你前往昌平候府,帮着看了那昌平候世子。不想他家老太太,竟是与你投缘,一心想着药认你为义孙,可有此事?”

清尘手中一顿,放下了那捣药的小小桃木杵子,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眸色平静:“确有此事。听闻那昌平候说,恐是那老太太,思念失散多年的小孙子,把我错当成了她家走失的小孙子了……”

“哦?竟有此事?本王看来,你和那昌平候以及那昌平候世子,从身形到面相,可是长得一点都不像啊!那老太太怎会有此想法,也是奇了怪了……”珏王说到此处,突然想起,儿子脸型,大多肖母,自己并未见过那昌平候当年杖责后扔进祠堂,后来据说是暴毙而亡的郑氏。

难道……他看着那清尘俊逸的眉眼,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下面的话,竟是说不下去了。

清尘如何不知那珏王心中的疑惑,他故作镇定地道:“也许是老太太年纪大了,又受了那世子暂且无法传宗接代的刺激,有点糊涂了吧……”

珏王心下一惊,不知那昌平候世子,竟然已经风流混账到将自己的身子糟蹋到了这个地步,内心倒是真心替那耿直正义了一世的昌平候,颇为惋惜:“可惜了……那昌平候的次子,不知何日方能认祖归宗,承继家业,延传这完颜一族的香火了……”

清尘闻言,竟是出奇沉静,不言不语,反倒让这珏王,更加起了疑心。

他看着清尘太过平静的面色,沉思良久,终是开了口:“清尘,可否请你,现在随我去趟我母后的宫中,帮忙看一看。我母后说她最近,总觉心虚气短,睡眠不踏实。”

清尘道了声:“好!请王爷带路!”

珏王立时起身,看那清尘取了药箱,跟在自己身后,一路穿过御花园,正碰上那一群午睡起来后在花园里闲逛透气的嫔妾。

那为首的完颜贵妃,瞧见珏王带着一男子穿过小径,径直想自己走来,倒是愣了一下。

正欲打招呼,却见那珏王居然破天荒地老远就跟自己打了招呼:“珏儿见过贵妃娘娘!娘娘可曾见到我母后在这园中?”

完颜贵妃团扇遮面,微微一笑:“珏王真是有心,原来是给你母后请安来了。难怪这个时辰,会出现在这御花园里?”

珏王故意忽视她话里的意思,恭声道:“近日太医院新来了一位院正,是百谷老人座下弟子清尘公子,医术了然,我带他去给母妃请一下脉。不知娘娘可有需要,让他瞧上一瞧?”

完颜贵妃向那珏王身后瞧去,见那人一袭青衫如竹,正低着头向自己行礼。虽瞧不出什么模样,但看着那通身的气度,倒是清雅出尘,不由多看了两眼,笑道:“既然珏王有心,那就有劳这位院正了。”

说着,也不再客气,竟是直接往那园中亭子间铺了大红团花织锦垫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珏王回身,示意清尘上前进入亭子,帮那完颜贵妃请平安脉。自己则故意退后三步,在亭子外面候着,竖起耳朵,静静听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清尘依着那珏王的吩咐,故意低着头,入了那亭子,单膝跪下,请了安。这才将右手三指,隔着那完颜贵妃的衣袖,搭在她的脉上,静静诊脉。

那完颜贵妃,低眉垂目,瞧着那清尘秀雅的脸型,虽瞧不清他的眉眼,却总觉得他像是某个故人。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

直到那清尘诊脉完毕,抬头起身,缓缓道:“娘娘脉象微弱有气虚之兆,不过问题不大,只需好生调养,便可复原。只是从今之后,尤其是天气渐热之后,娘娘切切记着,不可贪凉多食冰寒之物。连着熬过三个夏季,娘娘冬日畏寒的体质,方可缓过来。”

完颜贵妃看着他抬起头来的俊颜,脑中却是一片混沌,耳中一片嗡嗡之声,对他口中所言,竟是丝毫未曾听进去。

她就这么惊讶地看着他,直到那清尘抬高了声音,刻意提醒道:“在下回头帮娘娘开个调理的方子,派人回头给娘娘送去,娘娘按着方子所嘱,慢慢调理即可!”

那完颜贵妃这才顿时醒转过来,盯着他那酷似当年郑氏的凤眼,低低道:“你……你是那郑咏梅何人?”

清尘双眉一蹙,摇了摇头:“娘娘怕是认错人了。在下清尘,自幼跟随百谷老人学医,并不认识娘娘口中的郑氏。”

完颜贵妃“腾”地站了起来,走近他跟前,绕着他走了一圈,手中锦帕死死拽着,把那清尘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着实打量了一番。可想着那珏王就在亭外候着,终是叹了口气,低低道:“罢了,许是本宫真地认错人了,把你看成了一位故人。你下去吧,回头记得亲自把药方送来。”

清尘看了一眼那明艳不可一世的完颜贵妃,无比恭顺地点了点头,又行了一礼,这才躬身退下,眸色犀利如冰,握手成拳,心道:很好,今日,已是第二次有人提及了郑氏。看来,当年那事,并非所有人都遗忘了不是?

亭外候着的珏王,很满意地看着那清尘面不变色地从那亭子间走下了台阶,心中的疑惑已是得到了七成的证实。看来,完颜贵妃口中的郑氏咏梅,是撬开清尘身世的那把钥匙了。

他带着清尘,脚步愈发轻松地继续向皇后的未央宫而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