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小说 全文阅读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总受

更新时间:2019-12-20 00:07:14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小说 全文阅读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总受 已完结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夜诗影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朱葵,母皇

经典小说《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由夜诗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葵,母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到片刻,棋王和她那群暗卫侍卫都被打趴在地上。 棋王狼狈不堪的模样,鼻血还是留着,那双眼睛满是恨意,恨透北冥少笑一般。 “小葵,...展开

《纨绔女王爷:邪王盛宠》免费试读

不到片刻,棋王和她那群暗卫侍卫都被打趴在地上。

棋王狼狈不堪的模样,鼻血还是留着,那双眼睛满是恨意,恨透北冥少笑一般。

“小葵,这是怎么回事?”北冥少笑转头问身后的朱葵。

才出来出恭的时间就和棋王这三八撞上了,这让北冥少笑很是不解。

朱葵也是一脸无奈,道:“殿下,臣也不知她是从哪冒出来的,问了臣一声是不是殿下的人,然后就一杯茶水倒在臣脸上,这才……”

听到这,北冥少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许是她们刚才一起进来,这个棋王早就看到了,朱葵出来她就过来找茬。

“你这人真是一把欠打的骨头,昨晚上没打够,今天还来惹本王?”北冥少笑狠狠鄙夷了她一番。

“北冥……”棋王正想气愤喊她名字,突然想到昨晚上那句‘爷爷在此’便硬生生把‘少笑’两个字憋进肚子里。

“本王会书信告诉母皇,到时候让本王母皇好好收拾你。”棋王变了话。

北冥少笑随即露出一副要死的表情,道:“南雲女皇,本王好怕怕啊!”

“噗嗤~”陌子笙喷笑。

“哈哈哈~”朱葵爽朗大笑。

“好歹你也是个王爷啊?别老是搬出长辈,说的好像本王没有母皇似的。”北冥少笑洒脱的笑着。

棋王咬牙,的确,她差点忘了,眼前这人也是个王爷。

北冥少笑走进她,在她眼前停住脚步,气质恢宏,说道:“你若算个王爷,咱俩私人恩怨别扯上国家,可行?”

棋王沉默了。

“南雲北峯若为了我俩事闹翻,对谁都不好,你还算是个女人就特么朝本王来,别成天搬出身份、搬出国家、搬出什么母皇这些幼稚没当担的话来。”

棋王脸上一黑,虽然被北冥少笑如此贬低,冷静一想可是她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

扬起头,对这北冥少笑道:“好,本王就和你是私人恩怨,不扯国家母皇。”

“你敢发誓?”北冥少笑眼底化过一道奸计得逞的笑意。

“本王紫兰纱发誓只是私人恩怨。”棋王还真是照做了。

“行,本王北冥少笑也发誓只是私人恩怨,在场的所有人做个见证。”

北冥少笑勾唇一笑,转身丢给躲在柜台后的掌柜的一袋金子,算是赔偿。

有钱就是任性。

“走!”北冥少笑拿过陌子笙手里的墨扇,‘哗’打开,风度翩翩的扇着,一步一步往外头走了。

“堂妹等等我。”陌子笙倒是不介意她抢自己扇子,撒腿跟上去了。

这个堂妹真是特别有趣。

酒楼里,御王眸光潋滟几分,诱人的薄唇勾起一道噬魂的微笑,目光没在北冥少笑身上移开过,直到这小巧玲珑的丫头消失在眼前。

多年不见,这小丫头好像不记得自己了?呵,不过,她的确比当年还要有趣还要聪明了不少。

他才收回目光,转身上了酒楼。

人都走光了,紫兰纱被自己亲信侍卫扶起来。

“王爷,属下觉得这个少王说的话倒是提醒了王爷您,女皇陛下虽然疼爱您,可别忘了,还有紫溪王。”

紫兰纱被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那个和自己争皇太女之位势力的紫溪,自己的好姐姐!

“如今陛下和还没定下皇太女是谁,王爷还是少惹一些事才好。”那亲信侍女又开口道了一句。

紫兰纱沉静道:“本王知道了,你待会书信给母皇,好好解释一下,本王相信你这事办的好。”

“属下遵命。”女侍抱拳。

“走,回宫去吧!”紫兰纱整理好心态,她可不能被紫溪给比了下去,就暂时不去找北冥少笑报仇了。

“是。”侍卫们应声。

……

北冥少笑一行人出了酒楼,便到西煌皇城后山大草坪地,扬鞭骑马,玩的不亦乐乎。

“殿下,您真是太机智了,居然还给那个棋王下套。”朱葵拍马屁的说道。

“你少这样说。”北冥少笑可是知道她的。

“哈哈~堂妹,你可以打算去东烈玩玩?我给你当向导啊!”陌子笙闲聊着。

“有机会就去吧!”北冥少笑随口回答了一句。

“嗯,我们比比谁先到百米外的那棵大树怎么样?”陌子笙提议着。

此时,她们正好是在同一条线上。

“好啊!”朱葵点头同意。

陌子笙举起手,一挥:“预备,走!”

“驾!”几个人拿紧短鞭的手一挥,打在马背上,脚下的良驹又加速了几分。

风在耳畔刮过,透出无尽的潇洒,让北冥少笑很是神清气爽。

猛然,心脏一阵火烧刺痛袭来,如同潮水一般又很快褪去,那种痛感,北冥少笑差点以为是错觉。

她神色深邃了几分,怎么回事?难道真是错觉了?

“殿下怎么了?”众人还骑着起劲,朱葵回头看北冥少笑居然停下愣神,便拉住缰绳问出声。

“无事,你们继续,本王先去一旁休息一下。”说我,调转马头,往回去了。

其他三人自然是没有兴致继续,也跟着她过来了。

“堂妹,我见你好像累了?要不回去休息吧?”陌子笙倒是关心备至。

北冥少笑想了想便点头,道:“好,回去吧!”

“嗯。”

………

北殿,北冥少笑寝房。

北冥少笑在床榻上打坐,不放心的吩咐:“恭喜发财。”

四人推门而进,齐声:“属下在。”

“你们守好房间四周,谁都不能放进来,本王要练功。”

“属下遵命!”四人严肃的点头,退下去。

北冥少笑抬起白皙的手,掌心自己没有运功也有一股烧热感袭来。

她狠狠蹙起墨眉,囔:“邪老物不会坑我吧?”

这个功夫难不成有副作用?

北冥少笑闭上眼眸,吁了口气,没办法只好强行冲破火焰章第四层。

气聚丹田,五脉运功,点通任督,把第五层的口诀在心中默念,运送内力。

北冥少笑全身冒出汗来,整个人杵在火堆里一般,越来越难受起来。

“噗……”心头一堵,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北冥少笑虚弱的睁不开眼,她身子不受控制倒了下去……

有人接住她,是个冰冷的怀抱,还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她一时想不起在哪闻过。

最后一道意识消失,北冥少笑只默念一句:“邪老物,给我等着……”

远在陵州城的司徒邪狠狠打了个喷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