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唐风》唐风阁视频 反攻 唐风御姐

更新时间:2019-11-20 00:08:00

《唐风》唐风阁视频 反攻 唐风御姐 连载中

《唐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淡墨青衫.QD分类:历史主角:叶知雨,李忱

经典小说《唐风》由淡墨青衫.QD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知雨,李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李忱虽然打定主意,要从起居舍人裴粼身上着手,一时间却也寻思不到妥善的办法。起居舍人与著作郎、起居郎职份相同,或是紧随君主,或是在...展开

《唐风》免费试读

李忱虽然打定主意,要从起居舍人裴粼身上着手,一时间却也寻思不到妥善的办法。起居舍人与著作郎、起居郎职份相同,或是紧随君主,或是在延英殿或紫宸殿宰相与皇帝商讨国事时,掌修记言,录写国史。

同时,亦有劝谏皇帝之职,与侍御史和左右拾遗、补阙的职份略有不同,起居舍人所针对的方向多半是皇帝的修身养Xing、内廷事务,在朝政上则较少发言。

李忱几次三番想在裴粼面前单独出现,却是苦无机会。这裴粼出入宫时,要么跟着皇帝,要么就是在宰相身边,人多眼杂,李忱对自已的计划殊无把握。

唯有接近那一伙小道童,每日在长生院中往返,倒是无人起疑。他小小年纪,长生院中现下天天人来人往,十几个小道童往返奔忙,院中西侧墙边又是在开炉练丹,众人只道是小皇子年少爱看热闹,却不知他一心要破坏此事,整天奔忙,只不过在打鬼主意而已。

那柳泌虽然早已离京,只不过几天功夫,算来还没有出京畿的范围。李忱猜度,对他的任命皇帝并没有通过政事堂的宰相会议,算是墨敕斜封,敕书此时未下,长生院练丹一事内廷中人大多不知,更遑论朝官。

待风声露出,敕书已下,朝官虽然可以反对,却也是于事无补。

李忱立于长生院中,看着西墙那里的炉火越发旺盛,那些个负责烧火的道童一个个被火烘烤的面色红润,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

他转头看着殿阁上尚有余迹的皑皑白雪,看到这大院里热火朝天,如同大练钢铁的盛况,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今日郭钊因故未至,李忱心中一动,觉得对这些小童到是可资利用。

先负手闲转,因见除了跟随自已一同前来的几个内侍之外,其余上下人等均各自忙碌,无人理会于他。李忱暗中一笑,信步走到墙边,向那日抱着硝黄等物,放在鼎中的小道僮道:“叶知雨,你随我来。”

这柳泌所收的徒儿,都以“知”字为排行。李忱这些天冷眼旁观,那宁知远虽然气度不俗,年岁较大,却是郁郁寡欢模样,不怎么爱搭理人,再加上Xing格太过刚强,在一众道童中并不受人拥戴爱重。

到是自已那天颇为小视,以为是寻常人物的叶知雨,却是生Xing诙谐多智,敢于担当,十来名道童中,除了宁知远端庄自持,不肯屈就,其余一众小童,隐然间都以这叶知雨为首。

这叶知雨也确实了得,十一二岁年纪,遇着好相与的贵人,便立时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直到将人哄的眉开眼笑,喜不自胜,这才罢休。也亏他能见人一套话,马屁功夫了得。

李忱在机关混过,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样的时机说什么话,却是一门大大的学问。不少老实人或是笨人,见了领导贵人就吭哧吭哧着说不出话,偶尔憋出几句,却也是不对路子。这叶知雨,不但眼光敏锐,胆大心细,才来长生院几天,就已经与长林门附近的宫人内侍混的捻熟,就是守门禁军,亦是对他青眼相加。

几次交道打过,李忱已知此子厉害,并不敢小看。

不过他也看准了这叶知雨的弱点,年小家贫,被迫出家,容貌举止衣着打扮,都显的极是穷困。此人如此活络,多半是一心向上,不欲再度受穷困之苦的原故。

叶听雨听他吩咐,虽然亦在忙碌,却急忙放下手头差使,小跑到李忱身前,弯腰摧眉,笑问道:“殿下有何吩咐,小人这便去办。”

李忱却先不与他说话,只笑咪咪盯着他看,直到看的这叶知雨全身发毛,不知道这小皇子出了什么毛病。

半响过后,李忱方悠然笑道:“叶知雨,你是你师父的大徒儿,怎么他向朝廷推荐的刺史录事,却是你师弟宁知远?”

刺史录事只不过是从九品下的小官,到不是柳泌被皇帝敕封时的任命,而是在赴京之前,就用钱为徒儿买了这个小官。

道门经常要与达官贵人打交道,不少道人都有官职在身,这在唐时到也不算什么新鲜之事。

叶知雨到也不觉尴尬,笑答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宁师弟生的白白嫩嫩,又有不怒自威的架式,师父说到人前去,还是要有些威仪的好。小人生的猥琐下流,还是老老实实打下手的好。”

李忱颇为赞许,掂起脚尖,在他的肩头轻轻一拍,又见左右无人,便向他问道:“你们练丹的材料,除了你师父去台州寻,这里还需要筹办不?”

叶知雨微一楞征,思索半响,方答道:“殿下,还需些滑石加入炉底。小人已知会这长生院中的宦官大爷们去筹办,他们却还没有动身,小人这里,正在着急。”

“这如何得了,耽搁父皇练丹,其过非小,若是你师父回来,只怕会责罚你们。”

他如此热络此事,叶知雨到是吓了一跳,忙笑答道:“虽然缺乏,到也无关大局。况且,待郭大人来了,知会他派人去买,也是一样。”

李忱正色道:“这如何使得。我虽不知,这阵子却常听你们讲,这练丹的火候功夫和物什,最忌耽搁延误。该加的时候,就不能不加,否则练的丹药不纯,岂不误事。我现下就吩咐内侍们同你出去,往外采买滑石。”

见叶知雨还在迟疑,李忱却不理会。拍手将在长生院侍候的宦官们叫来,板脸斥责道:“尔等好大的胆子。这里练的是父皇要用的仙丹,尔等竟敢怠慢差事!”

他小小年纪,这些宦官原本也不将他放在心上,只是这会子却是自已理亏,若是置之不理,这皇子回内宫向皇帝一说,可就是老大的罪过。

无奈之下,只得先行谢罪,然后便欲离官去买。却又被李忱唤住,又加以斥责,喝令他们带着叶知雨一起出去买办,方可放心。

李忱这些时日在这里乱悠的多了,郭钊因知是皇帝同意,让这孩儿多出宫走走,到也对他不甚在意。

这些宦官们又懂得什么,只知道郭大人不在,皇子有所吩咐,自然要照办无疑。

将宦官们镇住,李忱又扭头向发呆的叶知雨笑道:“你还不快些带着他们去?”

他仔细打量几眼,又皱眉道:“你浑身破破烂烂,出入宫禁,让人见了成何体统。象个小叫花一样,皇家尊严何在。”

“殿下,小人师父到是留下一套道家正装,却是将来开炉时才能穿用。现下若是用了……”

“这有何妨。你现在就穿用,将来禀明父皇,赏你们几百匹绢帛,让你们做多少都成。”

他一副小大人的语气,叶知雨虽然精细,却也实在不能怀疑这皇子是别有用心。

又到底是年纪幼小,在这诺大院子里转了好多天,早就腻味的难受,可以上街采买物品,看看帝都风光,那是再好不过。

当下转过崭新的道袍,又令几个相好的师弟也换过,一群小道童带着几十名内侍宦官,大摇大摆的由长生院而出,往长林门外行去。

李忱目送他们离开,心中大是得意。

自已灵机一动,使得他们在这朝官下班回家的时辰出外。此时太极宫内外,到处都是朝官行走,这些个身着道装的小童进出宫禁,令人一看便起疑心。若是有人拦住喝问,自然就是真相大白。

自觉阴险的一笑,李忱知道那裴某人此时想必也从政事堂那边出外,慌忙命人将他抬起,往每日由太极宫返回大明宫的道路上行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