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在劫难逃 419文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反攻

更新时间:2019-11-15 00:07:20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在劫难逃 419文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反攻 连载中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15814673837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唐卿,赫连寒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作者:15814673837,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唐卿,赫连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寒冬的夜里格外冷,加上唐卿身上都湿透了,在赫连寒怀里不住的哆嗦起来,赫连寒疾步走到慈妃宫内,看到赫连寒急匆匆的样子,慈妃身边的贴...展开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免费试读

寒冬的夜里格外冷,加上唐卿身上都湿透了,在赫连寒怀里不住的哆嗦起来,赫连寒疾步走到慈妃宫内,看到赫连寒急匆匆的样子,慈妃身边的贴身宫女赶忙去通告慈妃,慈妃此时正换好衣服准备就寝,但也马上过来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马上迎了上去,看到两人满身的淤泥,慈妃不解的问道:“寒儿,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怎么弄这一身泥啊”

赫连寒头也没回的往里头走,边走边说:“母妃,先不跟你聊这么多了,我先借您浴池一用,对了,等下记得叫宫女送两件衣裳过来!”说着赫连寒抱着唐卿往宫殿后头的浴室走去,慈妃虽然给皇后压制着位分不高,但是皇帝赫连乌还算是宠她,慈妃的怡合殿该有的几乎一应俱全。

因为身上污泥实在太多,赫连寒只得先在浴池旁用瓢把水舀起来,先把唐卿身上的污泥冲洗干净,然后把自己身上也马虎的冲了一下,冲完以后赫连寒抱着唐卿下到了浴池中,慈妃的浴池虽不如苏文曼家中的满是药材,但是上面飘着许多玫瑰花瓣,而且飘着一股独特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唐卿怕赫连寒责怪,坐在浴池中低着头也不敢说话,赫连寒无奈的看了唐卿一眼,眼神却被唐卿衣服旁掉落的锦盒给吸引住了,赫连寒捡过来,打开便是一阵扑鼻的异香,赫连寒把药伸向唐卿问:“这是何物?”

唐卿眼神躲闪着,心想这可让她怎么回啊,只好轻声说:“是补药来的,对,是补药来的,强身健体的!”赫连寒轻笑一声,把药更加递近了一点,嘴角微微带笑的说:“卿儿,既然是补药,那你更要多吃点了,来吃一颗吧!”唐卿皱着眉看着赫连寒,无奈之下只能拿起锦盒内的药轻轻的放进了嘴巴里。

赫连寒轻呼一声笨蛋,然后吻上了唐卿的唇,把唐卿嘴里化得只剩半颗的药给卷到了自己口中,两人身上未着寸缕,加上吃了这药,唐卿脸上很快泛起一丝红晕,赫连寒也似乎也有些激动,低下头重重的吻着唐卿。

赫连寒托起唐卿的身子,让她靠着池边,自己深深的撞进了唐卿身体里,一次比一次激烈,就像是要把唐卿融进自己的身体一样,唐卿一下子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击,轻呼出声,赫连寒吻上唐卿的唇,把她的细碎呻吟全部吞到了口中。

可能因为药效的原因,直到半夜两人才结束,唐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赫连寒清理了一下两人的身上,便抱着唐卿从池中上来了,门口的位置放着两件干净衣裳,应该是宫女放的,估计也不好意思进来,于是远远的放在了门口,赫连寒抱着唐卿走到门口,拿起一件衣服给唐卿裹住,而赫连寒自己因为抱着唐卿也不太方便,只能大概的把衣服给自己披上。

走出门去,已有宫女在外等候,宫女头低的很低,恭敬的说:“文王,娘娘已经准备好了偏殿给您和王妃休息,你随奴婢来。”

赫连寒抱着唐卿跟宫女来到偏殿,里面已经换了新的床褥,还焚着安神的香,赫连寒把宫女打发了下去,自己把唐卿轻轻的放在床的里侧,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夜里虽然凉,但是两人身上都火热得很,抱着唐卿,赫连寒也很快进入睡眠。

唐卿醒来时,赫连寒还睡着,赫连寒的脸离唐卿离得很近,唐卿用手指轻轻的划过赫连寒的脸,从赫连寒有点微蹙的眉到挺拔的鼻梁,再到紧抿的薄唇,看到赫连寒浓长的睫毛,唐卿还忍不住用手去拨弄,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赫连寒给弄醒了。

赫连寒微眯着眼睛看着唐卿,嘴角带着笑意说:“怎么这么早就醒了,看来昨晚我还不够努力啊!”唐卿顿时耳朵根都红了,嗔怪的拍了一下赫连寒的胸膛,转过身去,赫连寒呵呵笑着,把唐卿抱得更紧了些,下巴放在唐卿的头上,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卿儿,你昨晚怎么会出现在荷池那里。”

唐卿一下呆住了,她本来以为这事就翻篇了,赫连寒不会再问起,没想到赫连寒还想着这件事呢,唐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道:“从母妃那出来,本来想去找你的,但是我也不认识路,走到凉亭那准备休息一下的,听到好像有你的声音所以过去的,没想到那里路太滑了,我一不小心就掉了进去。”

赫连寒没有发怒,只是平静的说道:“以后不要一个人去那种黑的地方了,而且要听你就大大方方的听,本王不喜欢背后偷听的人。”赫连寒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话里却暗藏着怒气,唐卿没有再回话,只是转过身来把头往赫连寒的怀里凑了凑。

时间还早,两人便又眯了会,起来的时候近中午了,来到怡合殿的正殿,慈妃已经叫小厨房备好了酒菜在等他们,苏文曼和罕古丽两人也在,看到唐卿来了,罕古丽不由得抱怨:“唐姐姐,你说你们怎么回事,昨晚又跑哪里去了,我跟哥哥去完那个皇帝伯伯那就准备找你们回去,结果你们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还好那个皇帝伯伯人好,叫太监帮我们安排了住处!”

罕古丽气鼓鼓的说完,唐卿不好意思的拍着罕古丽的肩膀说:“不好意思,罕古丽,昨晚我不小心掉进了荷池,去母妃的浴池泡了一会,后来感觉有些不舒服,就在母妃的偏殿早早睡下了,忘记去找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唐卿说完娇羞的看了赫连寒一眼,而赫连寒像个没事人一样已经落座了。

慈妃在一旁笑道:“好了,好了,大家先用膳吧!”说着把唐卿扯到位置上坐了下来,唐卿坐在位置看了一眼在座的人,赫连寒只顾着吃饭也没有什么表情,而罕古丽还是一张气呼呼的脸蛋,苏文曼则还是那种世事不管吾事的样子,饮着手里的酒,唐卿也只得学着赫连寒那样静静的吃起饭来。

用过午膳后几人拜别了慈妃,出发回王府,一行人里面却没有看到秦艽和两位侧妃,听筠子说几人已经提前回王府了,唐卿没有再多问,随着赫连寒回了府。

回府以后赫连寒马上又被丞相请了去,唐卿坐在琴瑟院中,心中总对秦艽存着疑影,乘着赫连寒不在,便想去竹清院瞧瞧,可是自己一个人去也没什么用,于是便叫上了罕古丽,罕古丽会功夫,手脚麻利,既然苏文曼说秦艽不对劲,那就让罕古丽跟着去,帮忙看看,罕古丽本来还使小性子,但是苏文曼吩咐了也不敢不从,便跟着唐卿来到了竹清院。

两人走进竹清院,唐卿四处看了看,这里比之前李兰溪住着时大不一样,李兰溪住时格外喜欢金碧辉煌的东西,古董之类摆得琳琅满目,但是现在却很清雅,没有那些复杂的装饰,倒和这个院的名字更加契合。

唐卿她们进来时,秦艽正坐在庭院自己搭的秋千上,边晃着秋千边吹着手中的萧,秋千上的秦艽看到了两人,马上放下了萧,朝着两人走来,笑脸盈盈的说:“嫂子,怎么过来了?”唐卿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说:“你师兄忙得很,老是在外面,你现在怀有身孕,怕你有什么不习惯的,所以来看看你,有什么你记得跟我说,千万别客气!”

唐卿和秦艽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看着秦艽身上,倒不是别的,而是秦艽穿的那件衣服实再太过扎眼,秦艽穿着白色的长夹袄,夹袄上绣的正是一朵朵血红色的红梅,而唐卿刚开始进府之时,因为错穿了一件绣着红梅的衣裳,被赫连寒一掌劈了过去,察觉到唐卿的眼神,秦艽笑了笑说:“好看吗,嫂子,这是我自己绣的呢,这些花草里面,我最喜欢的便是红梅,记得当年寒哥还给我画过一幅画呢,只不过穿的是夏日的衣裳,绣的也是红梅。”

听着秦艽的话,唐卿的脸暗淡了下来,当时只觉得自己被怡妃她们算计了,但也并不明白为何,为何赫连寒对自己穿一件衣裳的反应那么大,原来不能穿那件衣裳的原因,不过只是那是秦艽最喜欢的,想到这里唐卿的脸越发煞白。

秦艽拉住唐卿的手微笑的说:“嫂子,我在这也蛮好的,管家下人都挺周到的,只是麻烦你们了!”唐卿讪讪的苦笑了一下说:“哪里的话,你是王爷的师妹,那也就跟我的妹妹一般,不要那么客气,反而显得生分了!”唐卿和秦艽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着,而罕古丽悄悄的看了看秦艽的后颈,可是那里却什么都没有,罕古丽跟唐卿使了个眼色,唐卿借故带着罕古丽离开了竹清院。

路上罕古丽纳闷的跟唐卿说:“不对啊,唐姐姐,那天明明我跟我哥都瞧见了的,她后脖子上有一朵黑莲,今天一看怎么都没了!”唐卿吁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罕古丽说:“是不是你看错了呀,可能人家根本就没有。”罕古丽皱着眉说:“不应该啊,就算看错,我看错就算了,不可能我哥跟我一起看错呀,不对,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你可多提防着她点,就你那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性子,可别吃了暗亏。”

罕古丽虽然有着些小机灵,喜欢有时候使使坏,但是本性并不坏,这个时候也是一个劲的提醒着唐卿,怕唐卿受到伤害,可是唐卿自从在竹清院见了秦艽开始,就闷闷不乐的,说话也不怎么应,罕古丽也是一头雾水,说了几句话唐卿不理后,便憋着嘴静静的跟在唐卿身后。

《在劫难逃,冷王的哑妃》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