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无相魔神》无相雷帝 激H 无相魔神弱受

更新时间:2019-11-10 18:02:32

《无相魔神》无相雷帝 激H 无相魔神弱受 连载中

《无相魔神》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坠忆分类:玄幻主角:苏乾,紫月

主角是苏乾,紫月的小说《无相魔神》此文是坠忆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清风镇不远处有一名曰风之谷。四面环山,高有三百多丈。此时风之谷一点也不安静,它正被一股又一股地风卷动着,时而朝右急转,时而朝左猛...展开

《无相魔神》免费试读

清风镇不远处有一名曰风之谷。四面环山,高有三百多丈。此时风之谷一点也不安静,它正被一股又一股地风卷动着,时而朝右急转,时而朝左猛地急转,完全没有规律。自碧空万里的天壁向下一望,这山谷混乱不堪,看起来像幽绿的大海,肆意疯狂,这风比起清风镇的清风更桀骜不驯。

这里的妖兽普遍是速度奇快无比,却没有杀伤力,淬体小六重在此地都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不过,越到其深处,风也会愈发地猛烈,寸步难行,而且人都会吹了起来,吹到高处时再坠下去,可真会死人的。不过,谁也不知道那深处到底有什么?

在清风镇进入风之谷的缺口旁边有一座山,山腰上有一处空地,空地上有许多看起来异常结实的木屋,时常被风刮得竟有些发亮,这里便是冥狼佣兵团的驻地。

在其中一间木屋的紫色床上,此刻苏乾正躺在床上不停地颤抖,时不时有低沉之声传来,传进紫月的耳边。这是紫月的闺房。

苏乾依然衣着破烂,双手狠狠抓着被褥,手背有些发青,浑身渗出的汗液早已浸湿了床单。

紫月望着他的眉心,在血印上有绯红与湛蓝得像海水一样的光芒交融着,不断地闪烁着,照亮了紫月精致又惊呆的脸庞。此时她什么也做不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在旁边盯着,避免苏乾再次发疯。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难道真的不是神秘组织的人吗?”

“你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

紫月一直喃喃自语,始终皱着秀眉。自发生了那种极为诡秘的事情之后,再也没有舒展过眉头,似乎一辈子的疑惑都统统聚集在这一天了。她又想起自己的做的那个重要的决定,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紫月缓缓地转身走到橱窗,看着窗外的风景,听着耳边的风声。突然眼神里充满了悲伤,仿佛失去了什么。她的娇手用力压着胸口,心口处满满的心痛,“爹!我娘去哪里了?我找不到我娘了!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始终不告诉女儿呢!大哥这些年一直都在找娘,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在那个幻境中她看见了娘亲。

泪珠不争气地从她的眼角滚了出来,犹如决堤横坝的洪水,倾泻而出,顺着脸颊,朝着地面坠去。

“娘!你在哪里?紫月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娘……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呜呜呜呜……”

她支吾中夹杂着抽噎,突兀地跪倒在地,娇手解开白皙脖子后边的链锁,揪着细小链子,自胸口的沟壑处,提出一块镶嵌有似紫色宝石的项链,放在手心,深情地望着它。

那是她的娘亲在临走前,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她之所以能很快的从那诡异的幻境中清醒,是因为这美得窒息地项链散发一股热流,注入了她的识海。

在苏乾被混沌所充溢的脑海之中。

好像被撕裂的荒芜地上,渗出了许多血液,渐渐地,越聚越多形成一滩又一滩的血泊,时不时吐着血泡,不断地蠕动着,仿佛变成了莫名的活物,又或者是可怕的怪物。

偌大的荒芜地中央,苏乾正惊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仿佛像一个孩童,坐在很黏稠的血色泥土上,把脚缩起来,抱着膝盖,不停地抽噎着,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

“我……在哪里?”

“不要……咬我!”

“谁来救救我!”

“我不想死啊!”

“好多血…好多血!”

“怪物不要靠近我!”

“走开走开!”

“呜呜呜呜……”

……

苏乾原来如冰晶般的瞳孔变成灰色,好像变成了死人一般的眼睛,没有一点生气,目光里空洞又无光泽,看起来十分地瘆人。

随着那一滩摊的血泊渐渐加深了,冒着气泡,仿佛沸腾起来的白开水,又像是地底深处的炙热岩浆。他耳边传来正是像水烧开的声音,可这声音,对于他而言就是勾人魂魄的死神镰刀,是如此的刺耳。

他捂着耳朵,干裂无比的嘴唇无助大喊着。

“走开!快走开!”

血泊蔓延到他的脚下,而后触及到他的脚尖。

突然,一个血腥又好像烧焦的手,在一米处自血泊下戳出,这刚好在他空洞的视线之内。然后他的心脏仿佛被眼前狰狞的手猛地一捏,身子一颤,他被吓到了。

他蹬着双脚向后挪着,在身后着地的双手一深入血泊,霎时又猛然一缩。那感觉冰冷刺骨,麻痹了他的神经,冷汗直流。

几无可进退无可退,只好颤抖地缩紧身子,“别抓我啊…别抓我!”

那只手却又不像人类的手,反倒像恶鬼自地狱探出的手,它腐烂得有些发臭。每根手指上都是尖锐的红指甲,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约莫有三寸,扭曲而锋利。那皮肤上堆起一个又一个仿佛脓包一样的红色囊肿,恶心得苏乾直呕吐。

其实从那只手伸出血泊到苏乾的行动,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在苏乾收回手掌的时候,他的面前,又冒出手,渐渐地,那些手越来越多了,密密麻麻地数不清有多少只手。

看到眼前这些可怕的血腥画面,头皮发麻,骨头感觉都快酥了,全身的肌肤泛起鸡皮疙瘩,加深了他的恐惧,目光里的瞳孔散发着混沌的碎光。

“不…不…不要再冒出来了!”他好像在乞求着那些手的主人。

那些猩红的手动了,越伸越长了。一个个头颅从血泊中冒了出来,肌肤尽是恶心的红色囊肿。头发皆是稀疏无比,看起来快要变秃了,眼睛猩红得透光,还流出莫名又很黏稠的红色,液体。口中塞满了头发,垂至血泊之中。

“苏乾,还我命来……”

“苏乾,还我命来……”

……

自血泊已伸出半边身子、看起来像是丧尸的那些人如幽灵般开口了。

这好像一种切割金属般的刺耳尖叫声,又仿佛某种来自地狱的饿鬼疯叫声,每一声凄厉的惨叫插进耳膜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它落入了苏乾的耳中,使得身子瑟瑟发抖得厉害,不能自己。

待残破且恶心的身子全部露出来之后,他们缓缓地朝着苏乾走着,还一瘸一拐的,时不时歪了歪脑袋,好像是直起脖子太累了。他们的舌头还伸得老长,浊黄的牙齿咬伤舌头也没有什么知觉,不死不休地喊叫着那句‘苏乾,还我命来!’

伴随着他们的脚步,天壁垒堆起一团一团血色的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漫了方圆十里,仿佛苏乾正踩踏的血色大地。血云相互撞击着,摩擦出血色的闪电,犹如猩红的鞭子,鞭挞着充满血腥味的空气,而后雷鸣轰然响起。

突然间下雨了,那是绯红的雨水,就像是大量的血滴噼里啪啦地滴落在无生气的大地。雨点在血泊上打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也拍打在苏乾的脸上。

他哭了,流下了血色的泪珠。离他最近的那人正用长长的獠牙咬他脖子。

下雨间,那些绯红雨滴不断地蠕动着,好似快要变成了兽状。渐渐地,变成了妖兽,只不过通体红色。这些妖兽赫然是苏乾屠杀的妖兽。

顿时从血泊之中冲天而起,仿佛一道道血线从地面射向虚空,足足有一万头。

此刻的苏乾已被似丧尸的人所香噬了,可惜他是看不到更为恐怖又血腥的画面了。

一头头妖兽下半身皆是雾状,呈波浪形的运动,可以在虚空飞舞。

八方尽是妖兽的嘶吼声,震天动地,快要震散天空的血云了。这吼声透露出对苏乾的仇恨,怨气冲天,似要凝聚在一起幻化出万丈幽灵。

整个世界一片血色,不知用何语言才能表达。

漫天血影突然齐齐冲向苏乾的方向。

不过快要冲向苏乾的时候,突然虚空出现了湛蓝的水珠,犹如海神的眼泪。

就在水珠出现的那一刹那,天蓝色的光芒照耀着四面八方,仿若太阳一般,努力地释放光和热。

随着光芒的释放,那些血色妖兽、血云、血泊、血雨……有关血的一切,仿佛被净化一般,就在一瞬间消弥了,又好像风化一般,湮灭了一切。

除了眼神空洞呆滞的苏乾。

待天地间没有一丝血色的时候,那水珠霎时化为一道女子身影。

而苏乾也抬头望着那道女子身影,空洞的眼神随之化为哀伤。与炼化冰块时同样的哀伤。

他想要看清楚,可看不清女子的脸庞,又是很熟悉的感觉席卷心头。

“你是谁?为什么我看不清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留着泪。泪水不再是血色,他不知道他怎么会哭。

女子身影散发的哀伤太粘稠了。

那女子不说话,缓缓地在虚空走向苏乾,那裙子仿佛云雾一般,好像踩踏着无形的阶梯。

十息后,美丽女子走到苏乾的面前。

苏乾看着眼前的靓影,可还是没能看清她的模样。

女子突然抬起玉手,擦了擦苏乾的脸,用温柔且空灵的声音说,“孩子!不哭。”

话落,女子化为星光点点,消弥了。

“不……”

“别…走…啊!”

那凄惨声嘶声力竭。

苏乾此刻也蓦然睁开双眼,那如水晶般的瞳孔散发哀伤,他发现他的心好痛好痛!

ps:小坠子求推荐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