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阵压》阵列 T吧 阵压GC

更新时间:2019-11-09 00:05:59

《阵压》阵列 T吧 阵压GC 连载中

《阵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喔嘞哇钢大木分类:婚恋主角:程彻,那具

火爆新书《阵压》是喔嘞哇钢大木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程彻,那具,书中主要讲述了: 遗迹中,原先的鬼吞道人、现在的羽不惊,其所在之空间内,正进行着一个诡异的仪式。 黑气如瘴、漫天纷飞,不时之间,传出苦痛嘶吼阵阵,...展开

《阵压》免费试读

遗迹中,原先的鬼吞道人、现在的羽不惊,其所在之空间内,正进行着一个诡异的仪式。

黑气如瘴、漫天纷飞,不时之间,传出苦痛嘶吼阵阵,让人分不清那些究竟是精炼的魔气、还是拘禁的鬼魂。

中心,那“邓离尘”赤裸着上身,双腿盘坐、双手扶膝,浮空于地面二尺之上。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他比之前更加瘦削了,肤色灰白、没有一丝的血色,只有下颚处鲜红一片,直至胸口。

黑气看似混乱无章,其中却隐隐有着固定的轨迹,隐隐约约、在“邓离尘”与那具枯尸之间,形成了一个手臂粗细的“通道”。

骤然间,“邓离尘”大口一张,两边嘴角开裂了一寸有余,几乎连到了耳垂。口中,一道血箭喷射而出,顺着“通道”而流,顷刻之间,就在陷坑正上方汇聚成了一颗斗大的鲜血之团。血团表面上起起伏伏,好似被赋予生命一般!

“去!”

那团鲜血就像一只驯养多年的猎犬,只不过比猎犬恐怖恶心了许多,随着“邓离尘”一指,它便急不可耐地扑到了枯尸之上,仿佛那是用以味美的鲜肉一样!转眼间,鲜血就铺展开来、将尸体完全包裹住了。

“邓离尘”熟稔地结成法印,可双手不自然地颤抖着,分明是十分勉强的样子,一边嘴角上又淌下了一道血流。

“鬼宗,秘传炼尸术!”

漫天的黑气在这一声令下,就像蜂群一样齐齐涌向那具尸体中,混合着淋漓鲜血,无孔不入地钻入了枯尸之内。渐渐地,枯尸像充了气一样胀了起来,枯槁的肌肤也慢慢变得富有色泽和弹性,头顶上甚至新生出了许多寸许长的花白发丝,连折裂变形的骨头都完全恢复了。

突然,尸体手指一颤,竟动了起来,然后是整只手、手腕、手臂、肩膀、腰肢……然后就是双腿,“它”艰难地挪动、挣扎着爬起,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关节“啪啪”作响,像是随时都会散架似的,可没用多大一会儿,它就适应了这具身体,动作顺畅了许多。

看这变化,“邓离尘”却没有一丝喜色,他轻轻摇头,喃喃自语道:“区区一具活尸,竟耗费了大半的魔气。受困于这巨人墓三十七年,居然让羽某虚弱成了这般模样!”

原来,“邓离尘”已经被鬼引宗的反叛长老羽不惊占据了身体,真正的邓离尘早就魂飞魄散了。更让人不敢置信的是,这羽不惊竟然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尸体炼制成了一具活尸!魔修、魔修,不只是修炼了魔气才叫魔修。

“藏尸袋、千魂割都不在手上,没想到羽某刚一苏醒,就被夺走了一切,就跟当年一模一样。”羽不惊微微一笑,可眼眸深处透着一丝刻骨的恨意。他嘴角一勾,道:“所幸,今日遇到的都是些渣滓罢了。”

羽不惊朝着一个洞口一指,吩咐道:“跟上那名女修,她有任魁老儿的血炼魔气护体,必是其重视之人。”

活尸像豢养许久的奴隶一样,嘶吼了一声、就消失于黑暗中,虽然动作还不协调,但是单论遁速,却堪比聚气八九层的修士!

而羽不惊却转过头来,看向了儒生庆元消失的洞口,深陷的眼窝中泛起了一丝火热。

“当年在这大墓中炼制的那具半成品,我还一次都未用过,一会儿取回来了,就拿这些人操练一下吧,哈哈哈哈……”

随着一连串的狂笑,羽不惊一转身、就化作了一团黑气,飞驰而去,仔细一看,这哪里是黑气,分明是一团簇拥着的蝙蝠!

……

“怎么、又回到了此处?!”

迷宫中不知何处,一个儒生脸色焦灼、左顾右盼,试图去分辩出路,可面前的通道,条条都几乎一模一样,即使依靠着修士清明敏锐的精神也无法准确地辨识,只能恨恨道:“没有留下什么标记,实是太失策了!”

手中握着那灰色的小袋,他强忍着打开查看的欲望,逼着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寻找遗迹的出路上:“居然遇到了聚气巅峰的魔修,这些人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真是大大的不妙!不过,要是在她找到我之前找到出口,就能逃出生天,这鬼吞之物,就全都是我的了!”

半晌未果,偶然间,庆元鼻子轻轻一抽,似乎从空气中闻到了一丝刺鼻的异味:“这是什么味道?难不成是遗迹之外传进来的?一定是了!这密闭之处,空气本应凝而不动,可我却能闻到这怪味,一定是有气流涌动,必有沟通外界的通道!”

庆元登时精神一振,立刻聚精凝神、循着那异味而行。

转过两道拐角,忽然间,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他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握有重宝,他本就是最为紧张、最为惊慌之人。回首一看,正与来人直接打了个照面。

“是你?!”

“是你!”二人异口同声道。

来人着一袭灰衣,身形瘦削,也是一副吃惊讶然的模样,面上的稚嫩昭示着他的身份,正是程彻。

程彻也是大惊,他只是按着自己留下的粉末标记遁走,诚没想到散发的刺鼻气味引来了旁人,通道直来直去,就算摩睺先一步提醒,他也避之不及了。

而这个人,还是除了那名女魔修之外,他最不想遇到的。

庆元先是一惊,转念就是一喜,急道:“程兄弟,你可知道出路?”

破解机关时还对程彻不断冷嘲热讽的儒生,一旦有求于人,居然恬不知耻地把“兄弟”二字都用了出来。

“在下知道。”程彻稍一迟疑,便谨慎地点了点头,暗自不敢松懈,只拱手道:“庆兄,大敌在侧,应以遁走为先,你看如何?”

“自然极好!”此问正中庆元下怀,他一口应下,没有分毫犹豫,大喜道:“若兄弟助我脱身,鬼吞之物你也有份!”

见庆元许诺,程彻反而心下一突,口中急忙道:“程某修为低微,绝没有染指‘鬼吞’之物的想法。庆兄尽管放心。”他明明已经知道了那陷坑之下并非鬼吞,却依然接着儒生的话往下说,丝毫没有透露实情的意思。

“诶,程兄弟莫要推辞嘛……”

一番推让,程彻只好抱拳,作窃喜之态:“那就多谢庆兄了。”表面上松了一口气,实际上却更加提防了……

“这里我认得!”循着气味而行,半晌,庆元突然识出了什么,眼前一亮、赞道:“程兄弟果然机智,居然从那墙壁裂隙之处,一路都留下了气味记号。”

“庆兄谬赞了。”

少年露出了几分得意,似乎喜悦于带对了路,目光忍不住几次扫过庆元腰上的灰色小袋。看着少年此态,庆元口中夸赞、心下却是冷笑不已。

正当程彻茫然无知、转首继续前行之时,骤然,杀机突现,一道细长的水箭从庆元袖中激射而出,锋芒所向,正是程彻最没有防备的下肋!虽只是最寻常的水相术法,但七层修为的加持下,以有心对无心,破开少年的护体真气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的一声脆响,水箭非但没有建功,反而击中了什么未知的硬物,一下便溃散开来。庆元面前,一道刺眼的寒芒朝着他眉心直直地点来,速度之快,绝非聚气四层可以达到的。

“你?!”庆元大惊,可聚气七层的遁速和丰富的搏杀经验,还是让他堪堪避开,跳脱到数丈开外。他万没料到,程彻会与他同时发起攻击,不对,程彻先发后至,若论先后,反而是程彻抢先催动起了法器!

崩刃一击不中,程彻也没有什么惋惜的,他本就不指望靠一招寒气拿下此人,手中白芒一闪,一柄黄纸伞变幻到了手中。

见状,庆元眯起了双眼:“你怎么知道,我会杀你?”

“经在下观察,阁下是在下认识的修士中,最最贪婪之人,又怎会轻易许诺以鬼吞宝物相赠呢?阁下既然这样说了,必然有杀死在下灭口的打算了。”程彻握紧了法器,轻叹道:“只是没想到庆道友如此着急,还不等离开遗迹,就要动手了。”

“聪慧,我本以鬼吞之物诱惑你,没想到多此一举了。”庆元抚掌而笑,又道:“不过,说庆某贪婪?修仙本就是夺天地造化于己身,普天之下,又有哪个修炼者不贪婪?”

说罢,庆元两指捏出一道黄符,另一只手却摊开来:“现在,将你的造化交出来吧。”

“我的造化?”

“呵呵。”庆元脸上的笑容终于凝成了阴冷:“当然就是你那阵式之法。”

(本章完)

《阵压》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