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豪门盛宠之逃妻请接招 天然受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0-13 06:02:57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豪门盛宠之逃妻请接招 天然受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免费阅读 已完结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

来源:梧桐中文网作者:九三零分类:总裁主角:颜清,叶笙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九三零原创的总裁小说《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颜清,叶笙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他该怎么样?他什么也不能干,颜清不是叶笙,不会为了他守身如玉,也不会在说了喜欢他拒绝别人。但是就算她不是自己的也不可以,至少现在为...展开

《豪门婚之顾少请接招》免费试读

他该怎么样?

他什么也不能干,颜清不是叶笙,不会为了他守身如玉,也不会在说了喜欢他拒绝别人。

但是就算她不是自己的也不可以,至少现在为止,颜清还是他顾江川的秘书。

终于站在了房间外面,顾江川想也没想便抬手按响了门铃。

一声比一声急促,却还是没有人前来开门。

顾江川脑海里面那些不好的画面越来越多,他终于忍不住的用手直接砸起了门。

一声一声,直敲人的心脏。

颜清刚洗完澡就听见这样的声音,她皱着眉头裹紧浴衣前去开门。

打开门后一瞬间的错愕让她回不过来神,为什么顾江川会在这里,他在这里做什么。

低下脑袋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装束,颜清伸手一把关上了门。

然而事与愿违,顾江川大力推开从门缝中窜入。

他只需用看见颜清身上的浴衣就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白奕为什么不在房间。

他没有多问,反倒是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墙上。

“顾总,你做什么。”颜清慌张的伸手想要抓紧自己的衣服。

顾江川冷笑,望着她素净的脸,“白奕呢,你刚才和白奕做了什么?”

颜清瞪大眼睛,她没想到的是顾江川竟然一路尾随他们到了这里来。

可是这样的表情在顾江川的眼里面反而是心虚。

“说不出来话了?”顾江川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力道有些大,“就这么想要被人滋润,颜清,我以为你……”

他记起那一夜颜清的举动,心头竟是没由来的一片荒芜。

单手将她桎梏在墙上,狠狠的用力的吻了上去。

他的力气太大,浑身的戾气让颜清的双手无处安放。

看到他此刻的模样,竟是想到快逃。

在梦境里面无数次梦到顾江川有这样的表情,她怕极了。

现在才知道,不是只有梦中才有那样模样,顾江川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啊。

颜清浑身颤抖,想要逃开他的唇却被死死困住。

被扔在床上的那一刻,颜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顾江川,你别让我恨你。”

“没关系,我更恨你。”顾江川嗜血般的笑。

他的一只手以绝对的优势将她的两条胳膊架在头顶,随后颜清就感到撕裂般的疼。

颜清闭上了眼,心头感到强烈的耻辱和恶心。

她死死的攥着身下的床单,别开覆盖了晶莹剔透泪水的脸,不去看他。

顾江川的手缓缓从她的浴衣里面收回,深吸一口气,脑海中试图安抚自己。

可是为什么,他的手现在这么抖。

将自己的手放在颜清的肩膀上,轻声说,“颜清……”

“滚开。”

颜清浑身颤抖,像是抖筛子一般的剧烈。

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从八年前吧。

她的第一次就是在八年前顾江川的生日上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付给他的,那一年,他们之间还没有所谓的杀父之仇,还没有商业纠纷,也没有这么多的旧恨。

颜清僵硬的抬手狠狠地抹去脸上的泪水,“顾江川,现在证明了吗?”

他的手指探进去的那一刻,颜清停止了挣扎,而他也愣在原地。

原来根本没有他心中想到的那样一回事,那种紧致的感觉,作为男人他不可能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顾江川声音干哑,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我……”

颜清的委屈悉数爆发,她颤抖着身子耻辱不已。

屋子里面的帘子没有拉开,现下唯一的一点光亮便是浴室里面的那抹灯光。

颜清红了眼睛,从一开始克制隐忍的啜泣到最后婴儿般的嚎啕大哭。

顾江川瞬间失了分寸。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状况,二十八年除了叶笙便只有冉佳。

这两人面对他的谷欠望从来都是欲说还羞,腼腆的含苞待放。

顾江川从来不是一个生理需求旺盛的人,除非是真的到了蓄势待放的那一刻,否则其他的时候基本上都能够克制。

这是第一次,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的心里产生愧疚。

颜清揪着自己的浴巾,哭的委屈。

“你……你别再哭了,我不动你就是了。”顾江川错开一点身子,躺在她身边的地方。

刚刚放开颜清,她整个人像是落荒而逃一般的缩在床角。

顾江川看着她的举动,竟一时间觉得无能为力。

“顾江川,你为什么要这样。”

颜清声音干哑,终于止住了哭声。

顾江川从来没有过这样和一个只相识十几天的女人这么躺在床上,他静静地吸了一口气,“看到你和白奕来了酒店,所以就跟上来了。”

“你喜欢上我了吗?”

顾江川眉心微微皱起,目光静静地盯着墙面。

他没有回答,颜清也毫不在意。

“那你喜欢叶笙吗?”颜清不知道自己已经问了多少次这个问题,她一直执着于这个问题。

顾江川指尖僵硬,神色皆是恍惚。

他心里面像是被打翻了装满回忆的罐子,下一秒所有美好的残忍的都宣泄而出。

关于这个问题,顾江川曾三次缄口不言。

等到再次回过神的时候,顾江川发现自己的手指僵硬的不像样子,只有用力才能将手指握紧。

这两个问题颜清都没有等到答案,她哭的累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夜,顾江川仍然没能睡好觉。

他满脑子全部都是叶笙的脸,多荒唐啊,他恨着叶笙,却不敢告诉别人他夜夜都想着她。

因为他们之间有太多不可跨越的鸿沟,而顾江川本身也清楚,他根本就不想要承认,他还念着叶笙。

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仇恨,早已经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的清的。

顾江川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时眼里又是一片宁静。

叶笙算是什么,父债女偿。

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对。

一命抵一命,她的父亲抵他的父亲,她抵他的母亲。

这一切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穿好,静静地站在床头边上看着颜清的睡颜,眼里闪过一瞬间挣扎,伸到一半的手想起什么骤然回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