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画中仙之菩提劫》仙枝菩提 最新章节 画中仙之菩提劫年上攻

更新时间:2019-10-07 18:06:56

《画中仙之菩提劫》仙枝菩提 最新章节 画中仙之菩提劫年上攻 连载中

《画中仙之菩提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糖炒栗子ya分类:婚恋主角:墨染,月光

独家完整版小说《画中仙之菩提劫》是糖炒栗子ya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墨染,月光,书中主要讲述了: 47 紫涟麒被两个孩子叫醒,也惊醒了一晃过去的十几年回忆。 心中百感交集,不想让两个机灵的孩子看出破绽,她站起道:“可不是么,竟...展开

《画中仙之菩提劫》免费试读

47.

紫涟麒被两个孩子叫醒,也惊醒了一晃过去的十几年回忆。

心中百感交集,不想让两个机灵的孩子看出破绽,她站起道:“可不是么,竟然看着星星就睡着了。现在时候也不早,都赶紧回去睡觉吧。”说罢,不等两人回答,转身几跃,直接离开。

赫连星看看墨染,又看看那边早就昏昏欲睡的沈璧,道:“行吧,看来咱们是要回去睡觉了。”

墨染点点头,道:“你和你二师姐回去吧,明儿再见。”

目送两个人离开,墨染抬步进屋。

“大伯说,这里是娘亲生前住的房子,看来她做将军之前,还是很温柔的吗。”墨染在房间内一边走一边看,摸摸这里,敲敲那里,眼神之中带着三分激动,七分伤怀。“如果娘现在还在,不知道我们两个现在会说些什么。”

墨染心中的姚裳是个金戈铁马的女将军,纵横沙场,豪情万丈,甚至从不喜儿女情长。但她也知道,娘亲那个性格,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一定会主动追求。

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她。

但那个男人如果真的是娘亲挚爱,又为何十四年来,从没有人跟她说起半点关于爹爹的事。

或许爹爹的身份特殊,不能轻易曝光吧。

逐渐长到之后,墨染开始这么安慰自己。况且大家都会她很好,就算没有爹爹,还有琮琮一家,大伯一家,还有干爹干娘,现在更是多了一个金兰姐妹赫连星。哦对,还有那个冥蛛党的右将上官唯。

虽然并不知道堇色弄那一出到底有何寓意。不过出门在外,多条朋友多条路,而干娘也没有意见的事,总不至于是坏的。

“阿娘,如果你在天有灵,保佑孩子在有生之年能见到我爹爹一面。就算我们两个不能相认,但至少让我知道我爹爹是谁,他长什么样子。阿娘,拜托你了。”

墨染轻声喃喃,外面打更声若隐若现,听着动静应该就在临近的街上。时候确实不早了,她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正在这时候,突然听着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听着动静,那人不是腿脚不灵光,就是身上受了伤,总之行动不便,脚步一下重一下轻,动作倒是敏锐。

墨染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侧耳静听,那脚步声离自己房间越来越近。精神一下紧绷起来,她悄声下床,借着淡淡月光走到窗边,将桌子上的雾走剑握在手里,贴在墙上,屏息凝神,等着那人靠近。

脚步声却突然停止,万籁俱静,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她的错觉。

墨染眉头微皱,心里道:“我还没睡着,又不是在做梦,怎么可能连脚步声都听错。而且那动静明显,若是做梦,怎么可能那么真实。莫非那人有什么绝世轻功,不然就是……”

想着,她浑身一凉,鼻尖瞬间冒了汗。

“难道那人此时就窗外,也和自己一样,一动不动,屏息站着?”

墨染对自己的武艺还算有信心,也分析了来人的情况,虽然脚步还算敏捷,但老远便让人听见自己的动静,想来内功不算深厚,便是真的交起手来,不赢,也肯定能缠住那人,只要闹出动静,等干娘她们赶过来,这个家伙就插翅难逃。

既然如此,她心一横,垂眸看了眼手中雾走剑,另一只手已经悄然握上剑柄。

“希望自己没赌错,不会这么草率的命丧当场。”墨染心里道。手一用力就要将宝剑拔出,却只听耳边啪的一声,劲风袭过,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点住穴道,一动不能动了。

月光暗淡,墨染瞪着那从窗户外飞进来的人影,身高八尺有余,体型修长宽厚,穿着一身银灰色长袍,却戴着面具,看不清长相,但必定是个男人无疑。

他动作也太快,竟然在眨眼之间,就破窗而入,不仅点了她的穴道,还将窗户轻悄悄关好,从始至终只有啪的一声开窗动静,便再无其他。

墨染想问这人是谁,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话都说不出。——自己竟然还被点了哑穴!

心中又愤怒又紧张,这深更半夜,所有人都已入睡,自己不能说话不能动手,男人的武功也明显在自己之上,若是……

她刚想往最坏处想,念头转动,却又没那么担心。若男人想取她性命,他们两个实力悬殊,当时冲进来的时候就可以一击致命,但他只是点了自己的穴道。

所以他只是不想自己弄出动静,而并无杀人之心。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面具男人突然开口,抬步走到圆桌前坐下,轻声道:“只是在这里待上一个时辰,然后告辞。”

墨染眉头皱了皱,想说话又说不出,只好左右的转动眼睛。

面具男人好奇地看着她,道:“你想说话?”

墨染眼皮上下转动,“没错没错,我当然是想说话。难不成这一个时辰,就让我干巴巴听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自言自语。”

面具男人道:“我可以让你说话,但你必须得保证,不能大吼大叫,不然在你还没喊出声之前,脑袋就得从脖子上搬家。我说到做到,你听清楚了?”

墨染眼皮使劲眨了眨,表示自己听得超级清楚,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面具男人见她还算配合,抬手一挥,将窗边站着的墨染哑穴解开。

墨染长出口气,看向那面具男人,无奈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跑我家来。你知不知道擅闯民宅是犯法的,我可以随时拉你去官府。”

面具男人闻言一笑,不以为然道:“姑娘说的是。擅闯民宅自是犯法,在下也知道这有些唐突,但事出紧急,不得已而为之,所以还请见谅了。”

墨染眼角不由得跳了两跳,“见谅?你说见谅就见谅啦。这位大叔,现在是我这个房间的主人被点在这里,一动不能动。反而你这个擅闯民宅的,优哉游哉,坐在我房间的凳子上,还……还喝我的水!”

她说话时候,面具男人因为口渴,自己倒了杯水喝,悠闲姿态就好似在估计惹墨染生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